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绝世小狂妃》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洛元柳祁承泠)

时间:2020-05-23 09:51:54编辑:终遇你

小说主角是洛元柳祁承泠的小说叫《绝世小狂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㐾馨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林氏陡然一惊,看向洛元柳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她实在想不通,原本很好摆布的人,怎么从乱葬岗回来,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行事作风,甚至看她的眼神,都令她感到深深的不安。洛元柳不见往日里的怯弱,迎上林氏的目...

绝世小狂妃 第三章 穿越就算了还多了个 免费试读

林氏陡然一惊,看向洛元柳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她实在想不通,原本很好摆布的人,怎么从乱葬岗回来,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行事作风,甚至看她的眼神,都令她感到深深的不安。

洛元柳不见往日里的怯弱,迎上林氏的目光,却是对着洛茂川说,“父亲,经林姨娘提醒,女儿倒是想起来,女儿身子向来是极好的,怎么会突然暴毙,这般蹊跷,必有鬼祟。”

“且女儿并未经过仵作验尸,还未咽气就被匆忙下葬,幸而女儿命大,靠着春玉的接济熬过了这七天,才可以等到父亲归来。”她泫然欲泣的哭诉,将自己说的可怜无依,惹得洛茂川更加心疼。

春玉冷不丁的被点名,抬头看了眼瞎掰的自家主子后又很快的垂下头去。

洛思嫣险些被气背过去,她年龄小不经事,被洛元柳这般说自然是不服气。

“爹,不是这样,明明是她非要去水边。”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洛凝雪压住手腕,示意她不要多嘴。

洛凝雪生的巧,会来事,一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样,轻轻一蹙眉,就让人起了怜惜之情,她扑通一声跪下。

“父亲,是女儿的错,没有阻拦住大姐,害大姐失足落水,酿成惨剧,请父亲责罚。”

“关我们什么事,我跟二姐不通水性,莫不是要为了救洛元柳,都赔上我们的命不成?”

洛茂川眉头紧锁,看着这跪了一屋子的人默不作声。

林氏对元柳的关爱他是看在眼里的,凝雪那温婉的性子也不会做出毒害元柳的事,就算是洛思嫣,即便刁蛮了些,却也不至于这般歹毒。

洛元柳本就没打算洛茂川能够惩治这些人,若是他能够看得清楚,自己也不会枉死。

她很懂得见好就收,见洛茂川一脸为难,说道:“不论是意外还是有意为之,都到此为止,我不想在追究,也不会再追究。”

林氏一行人微微的松了口气。

“但是,”话锋一转,目光在各怀心事的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回到了洛茂川身上。

“女儿向来是希望阖家欢乐的,也愿意相信妹妹之言,只是打狗还得看主人,春玉是我的丫鬟,可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可以动手教训的。”

“你!”

“住嘴!”洛茂川怒喝,身形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稳,洛元柳扶住他的胳膊,眼底的关切掩饰不住,洛茂川拍拍她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你大姐才刚回来,竟要被你轰出去不成?这里还是我洛茂川的府邸,容不得你们这些小辈在这里放肆!”

喉咙里涌出一抹腥甜,他费力压下,仍不忘交代,“她越矩,该罚,至于怎么罚,你自己定夺,元柳死而复生这件事,由林氏你来操办,我不希望日后这幽州城里传出对元柳有一丝一毫不利的传闻,也希望咱们家宅和睦,都听明白了吗?”

纵然众人有万般不满,却也没人有胆子敢在这时候出头,他们齐声应下,目送洛茂川离去。

屋顶之上,白雾缭绕似一层天然的屏障,将两人的身形很好的隐蔽起来。

清丰啧了一声,一副看好戏的架势,“这尚书府真是热闹。”

男人的视线仍然在那身穿白衣的女人脸上,神情寡淡的似是在看评戏,良久之后,东阳初生,白雾渐退,他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清丰听。

“往昔不复,她已不再是她。”

夜色漆黑,庭院深深,蝉鸣聒噪,梧桐正值花期,淡粉淡紫的大朵花萼打着旋儿落下。

洛元柳一身夜行衣,猫着腰快速在庭院中穿梭,终于途径了好几个院子后,在目的地抱竹苑停下。

她左右窥察一番,趁值守之人换班的空当,翻身一跃滚了进去。

她的手还在酥麻的疼着,但是一想到洛思嫣那张肿成脸后又忍不住发笑,但她没忘了自己正事,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寻找起赋生说的什么琼天碧瑶。

只可惜在没有照片的年代,光凭一个名字如何能够对号入座,她翻了许久,又累又恼的一**坐在了太师椅上。

“赋生,你确定琼天碧瑶在这里?”

“能量不足,关闭智能模式,进入休眠状态。宿主开启自动寻宝模式。”

洛元柳险些破口大骂,什么玩意。

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闭了嘴,因为她看见了窗外一闪而过的黑影,她动作麻利的钻入桌子底下。

黑影身形意外的熟悉,他进来之后没有像她一样东翻西找,而是径直向着她藏身的方形桌走来。

洛元柳几欲骂娘,被那人揪出来的时候一脸的生无可恋,她被人揪着脖领分外的不舒服,手脚并用的挣扎,声音不自觉放大,“你放开我!”

男人一把捂住她的嘴,揽住她的腰纵身一跃跳上了房梁。

下一秒,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手持长剑的侍卫冲进来。

“刚刚是不是这间屋子有动静?”

“没有吧,我怎么没听到。”

“还是谨慎些为妙,这尚书府里唯有这书房不可破。”

洛元柳被他从身后困住,整根神经都在紧绷着,男人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传来,竟让她罕见的有些安心。

许是见她安静下来,男人放开了堵住他嘴的手,洛元柳转头看向他,唇轻轻擦过他的脸庞。

两人的身子都一僵。

男人的眼睛似乎是氤氲着星辰大海,夜色锐化了他的狠厉,也让她的影子有机会可以跻身而入。

惨淡的月光打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光阴打磨的他的脸更加棱角分明,像是罗浮宫中浮浮沉沉的塑像一般,生来就只能被人敬仰。

被人这般盯着,男人眉宇有些不耐,伸出两个手指将她的头给拨到一边,小声的警告。

“想被挖了双眼就尽情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