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短篇 > 数尽玉珠教白头 >

《数尽玉珠教白头》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数尽玉珠教白头》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19-07-11 09:04:09编辑:笑红尘

主角叫海棠应启昭的小说叫做《数尽玉珠教白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如烟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俊阳郡主继续抽噎道:“世事无常,女子的终身比什么都重要,便是和应家翻脸,你父亲和我也绝不会让你往火坑里跳。眼下顾家替五郎来提亲,我瞧着他是诚心求娶,他的人品家世,比起应家阿昭也不差。你父亲有意,叫我来...

《数尽玉珠教白头》 《数尽玉珠教白头》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数尽玉珠教白头》最新章节列表 免费试读

数尽玉珠教白头 第2章 逼嫁 免费试读

俊阳郡主继续抽噎道:“世事无常,女子的终身比什么都重要,便是和应家翻脸,你父亲和我也绝不会让你往火坑里跳。眼下顾家替五郎来提亲,我瞧着他是诚心求娶,他的人品家世,比起应家阿昭也不差。你父亲有意,叫我来知会你一声。听你父亲的话,你就答应了吧。”

海棠眉目更加灰冷。

母亲这是代父亲告诫她,忠勇伯府的尊贵不过是一时,她如今算是名声有亏,嫁给顾家,才不失了忠勇伯府的脸面。二来,对于她那将要承袭爵位的庶弟日后也是一份助力。

因几日茶饭不进,海棠哑着嗓子:“母亲,女儿知晓了,但答应之前,只求父亲和您两件事,之后都依你们。”说完闭上眼睛。

俊阳郡主见女儿终于妥协,用帕子试了试眼角,欣慰道:“棠儿,母亲都答应,你父亲那边我自会去求他。”她亲自喂了药,掖掖被角,离开了。

海棠吃了药,越发睡得昏沉,一连几日都做着相同的梦,梦里虚虚幻幻,却只有她和应启昭。

她总是梦见自己在回廊里迷了路,听得一阵埙声呜咽,循着声儿,便看到一玄衣男子坐在桃树下吹埙,那男子身材修长,剑眉朗目,十分投入,分明是阿昭的模样!

她欢喜地痴望着,埙声停了,阿昭发现了她,招招手,轻声唤:“阿棠,到我身边来。”

她立刻提起裙角向他奔去,可就在一瞬间,阿昭的嘴角开始泛血,身上各处也涌出了血,渗进泥土里,殷研一片。

她厉声呼喊,冲过去想要抱住他,可怎么也及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变得渺远,直至消失。

每到这时,海棠便会惊醒,汗头发和小衣,夜里着了凉,发着高热,病情反反复复。直至半个月后才痊愈。

深夜。

“小姐,更深露重,莫要受了风,还是快歇息吧。”侍女翠安加了件披风在身上。

海棠却只顾着从袖子摸出一颗玉珠,攥在手心里。

翠安起身,收拾好床铺,看了看依旧倚在窗边发怔的人儿,叹了口气,退了出去。

海棠沉浸在回忆里,不能自拔。

几个月前,阿昭送给她一副玉算盘,她十分诧异,问他:“阿昭,别人家的情郎都是送玉佩钗环的,怎你却送我副玉算盘?”

应启昭刮了刮她的鼻尖,促狭道:“你以后可是管家娘子,我应家未来的当家主母,怎么可以不会算数呢?我这是让你提前做好准备,我应家家底再殷实,可也不至于连多少都没底啊。”

海棠挑眉,“好啊,你敢取笑我笨!”转过身赌气不理他。

应启昭继续逗她:“你的嘴巴撅得这样高,都可以挂个拖油瓶了,哈哈。”

海棠恼羞成怒,“你这个促狭鬼!”踢了应启昭一脚,跑开了,还不忘回过头看一眼,只见他边揉着腿边朝她笑着…

出征前一日。她最后才得知了,扑在绣床上痛哭。

房门外,应启昭焦急地拍门,“阿棠,你开开门,别哭了,我答应你一定会平安回来,我知道,我没告诉你自请随军出征的事是我对不住…”房门突然打开,从里面扔出来一样东西,砸到应启昭身上,跌落在地上四处飞散。

应启昭噤了声,默默地捡拾起来,对着门房里,良久哽咽道:“海棠,我是应家子孙,守疆卫土,建功立业是我职责所在,更是我此生之志啊!”说完离去了。

傍晚时分,应启昭又来探望,知道她睡下了,也没让侍女叫醒,在房前站了很久,留下一个白瓷瓶和一封信。

待第二天醒来,侍女告诉她昨晚的事,展开信只有“等我”二字。海棠启开白瓷瓶,一整瓶的玉珠,夹杂着玉算盘的珠子,足足有几百颗。

她拿出一颗,攥在手里。

房里一豆灯火幽暗。只听得海棠低声喃喃:“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翌日,身子将好的海棠在园子里慢慢散步,园子里都是些翠竹,只是现在隆冬时节,只有屋子边上一株香樟树,被雪遮住绿意。

屋子虽然不大,砖瓦也旧,可却干净雅致,门上匾额写着素心斋三字,苍劲圆润。

一进门,墙上便挂着一把宝剑,剑首镶嵌几颗米粒大小的翡翠,剑柄云团斑纹华美,剑身长直,通体清寒,是极好的武剑。

走进细看,挂着一幅字上写:“人间至味山林隐,何翔庙堂高处寻。将军卸甲归田种,坐观流水映闲云。”正对下方正放着一只长桌,桌上只一对青花莲纹宝瓶。

右边开了扇窗,摆着一张榻和桌椅,旁边立了个书柜,地理游记,兵法乐谱,应有尽有。

再往里头,便是卧房,一副红漆墨竹屏风挡着,屏上绣的墨竹影影绰绰,走到屏风后面,正中间一个圆桌,四个方墩儿,靠墙就是几个大的漆木箱子。

房内布置的简洁大方。

外头,翠安见小姐回来,连忙端了盏热茶,走上前去:“小姐,外面风大,喝杯茶暖暖身子吧。”海棠接过茶盏小口啜饮,翠宁又拿出汤婆子和护手为她驱寒。

连着几日来,主子都一言不发,墙上的剑一看就是一整天。就是连出去散步,都能呆愣片刻。

翠安觉着心酸,打起十二万分的谨慎,生怕有什么闪失。

不一会儿,门房的婆子来禀报顾家五爷来了。

海棠闻言只是握着茶盏,低头看佛经,可拿着书的手却不自然,显出主人的局促。

片刻功夫顾天鸿到了门口。

翠安眼色极快的引进来,料想到自家主子除了那位便对其他人一贯冷淡,生怕怠慢了,赶忙将煨在炉子上的水壶端上来,行礼之后便下去了。

近来京中流言四起,事关海棠的清誉,忠勇伯因此愁眉不展,而顾天鸿从母亲口中得知了忠勇伯府的,便赶忙求祖母遣冰人提亲。

只是听闻海棠病着,忠勇伯府虽然应下亲事可却并未细谈。

前些时日兵部繁忙,他一直随着侍郎大人监察督造兵器,接到了一封忠勇伯府的帖子,是以俊阳郡主的名义,恰逢沐休,便迫不及待地前来拜访,没成想,被下人引到了海棠的园子。

数尽玉珠教白头

数尽玉珠教白头

作者:笑红尘类型:短篇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