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穿越之欢喜农家女 >

穿越之欢喜农家女宁木子卢延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时间:2019-09-03 10:45:02编辑:终遇你

主角叫宁木子卢延的小说叫《穿越之欢喜农家女》,它的作者是楠木木倾心创作的一本经商种田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木子攥紧五指,撇过头,牙关咬着唇边,正当要狠了心一脚踢过去。然,卢延快了他一步。只见,卢延踢了一腿,同时抽出刀,指向小狐狸。他冷声道,“滚!”宁木子愣着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也被他牵住,清楚感受到男...

《穿越之欢喜农家女》 穿越之欢喜农家女宁木子卢延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穿越之欢喜农家女 第九章 猎熊! 免费试读

宁木子攥紧五指,撇过头,牙关咬着唇边,正当要狠了心一脚踢过去。

然,卢延快了他一步。

只见,卢延踢了一腿,同时抽出刀,指向小狐狸。

他冷声道,“滚!”

宁木子愣着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也被他牵住,清楚感受到男人指尖传触的沉稳,还能听到他喉结滚动声。

这一刻,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从她来到这里,这个男人一直都护在她面前,或许因为他本身很温柔。

宁木子心尖轻颤。

火火冲着卢延露出尖牙,怒叫,又一步都靠近不得,野兽的敏感甚过所有,只要它靠近一步,卢延的刀就能挥下来。

僵持片刻。

宁木子背对着火火,没给过一个眼神,火火冲她呜呜了几声,转身飞快的跑了。

这时候,卢延收回刀,道,“它走了。”

宁木子手指轻轻抹过眼角,稳声道,“我们也走吧,估摸要下雨了。”

“嗯。”卢延淡应。

许是天气不好,大多野兽窝在山洞里不出来,而嗷鸣声时时回荡在宁木子耳边。

虽说宁木子能找到位置,但她不能让卢延去冒险。

野兽讲究群居,卢延的身手固然不错,也总会有意外,所以,宁木子瞒了下来。

大约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宁木子和卢延往里走了几步,竟看到了野鸡,兔子。

卢延拉住要往前的宁木子,“你在这等。”

宁木子出人意料没争,点了点头。

卢延面色莫测地看了她几眼,抿唇,抽箭去打猎。

而宁木子在悄然往后走,在过来的时候,她看到离这不远的地方有蘑菇,去摘几颗蘑菇,在赶回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按理,宁木子要跟卢延说,但她就觉得卢延肯定会冷着一张脸,不同意。

最主要的是,她想一个人透透气。

宁木子拧着眉心,时不时回头看在认真打猎的卢延,应该没看到她离开。

却不知,卢延早在她离开时,并已察觉,只是,未阻止。

宁木子走到蘑菇的地方,发现离这几米处,竟是悬崖。

她微睁眼睛,对悬崖有几分好奇,也没胆量过去。

蹲在树干周边采摘蘑菇,她对蘑菇认得不全,就记得一句话,越好看的蘑菇有毒,专往丑的摘。

正专心摘着,忽间,一道很臊的味刺激鼻尖。

宁木子闻味看过去,定眼对上一双黑眼,两只黄色尖牙,上面挂着血丝,狰狞恐怖。

这!

是熊!

宁木子一坐在地上,脑海中显现出人熊两字。

人熊又称罴,形态最像人,以牛马为食,残暴不仁。

她是走了什么霉运!

宁木子双肩颤抖,翻身,往后跑。

而那只熊仰天嗷了一声,两掌猛砸在地上,顿时天崩地裂之感。

宁木子脚下不稳,摔了一跤,整个身子滚成圈往后滚,她两手乱抓,想起后边就是悬崖,面色如死灰。

幸而,她的后背猛着被撞击一下,堪堪停在一块石头前。

没等宁木子惊魂定,那只人熊忽然跑了起来,朝着她的方向。

重重锤击着地面,咧着尖牙,死盯着一只垂死挣扎的猎物,恍如洋洋得意。

宁木子的恐惧无法遏制,她却也没救,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断命。

她已经死过一回,不怕再来一次。

宁木子步步往后挪,到了穷弩之路,在退,就是万丈悬崖。

她匆匆往后瞥了一眼,无法看到尽头,几乎毫无生气,再看人熊,大概跳下去,会好过被撕得四分五裂。

宁木子悲壮想,看来,她是连全尸都留不得了。

而这时,紧传几声。

“嘶!嘶!”是狐狸的声!

宁木子当下心脏揪起,是火火。

随即,闪光电石间,一道火红飞跃的身影扑在她面前。

在人熊面前,火火就如蚂蚁对上一只大象,但它没缩。

“火火,走开!”宁木子不由得低叫。

人熊倏然停了下来,它在原地又仰头嗷了几声,宁木子知道它是在庆祝,庆祝又了一个猎物。

当下,宁木子顾不了那么多,咬牙小跑去抱住火火,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一个小家伙来保护她。

“乖,火火。”宁木子摸着火火的小脑袋,眼珠四转,看能不能趁着人熊得意忘形间逃跑。

大约宁木子一动,人熊也跟着动了,它站了起来,袒露胸膛,像座巍峨的山张着大口想要吞噬一切。

宁木子克制害怕,飞速运转脑袋,怎么逃。

但人熊已经压了过来,连跟着天空昏暗。

而就在这一刻,几声箭啸破了空际,呼向人熊的双眼。

顿时,飞血四溅,人熊尖吼怒嗷,双拳乱挥,誓要毁灭周边的所有一般。

宁木子抱着火火躲闪。

只见,卢延一个跃步飞身蹦起,他举着刀,满身杀气,直直砍向人熊的脑袋。

宁木子身体僵直顿住,这次她第一次实实在在感受到杀繆,卢延仿佛变了一个人,人熊的腥血四溅,而他挺拔的身躯坚毅,手接而落刀,毫不留情,就像做过千百次般。

轰,巨响一声,人熊砰然倒地。

几步之遥,卢延就站着看她,面色冷然,仔细看,有丝不安。

瞬间,宁木子释然了,不是有句话说,举起刀方能保护你,可不知你能不能接受我了。

她朝卢延走过去,一手抱着火火,一手缓缓揽过卢延的手臂,仰起头,勾唇,“真幸运啊,你及时来救我了。”

闻言,卢延微凸眼瞳,直接抱住了宁木子,搂在怀里,“抱歉。”

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两没再山上待下去,卢延一路紧搂着宁木子,直到家才松开她的腰。

“待在家里,不要出去。”卢延语气笃定,不容置喙。

宁木子摆了摆手,表示自己肯定不会出去找死的。

后,宁木子目送卢延上山去扛人熊,待看不见影子,才回屋,劫后余生般躺在床上。

好一会儿,火火呜呜叫声,惊回神了她。

宁木子靠着墙,半躺起来,抱住火火,叹了口气,要不是火火出现,她估计也早死了。

宁木子抱着火火,一边顺着它的毛,一边慢慢地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仍然心有余悸。

若不是卢延来的迅速,她如今怕是已经葬身熊腹了。

好在有卢延,宁木子晃神地想着。

火火在她的顺毛之下发出舒服地呼噜声。

“我这现代社会长大的,最高强度的锻炼也只有大学的军训了,出来工作后倒也是日夜颠倒,都不用咖啡因撑着都能转好几天不休息。”宁木子低声说,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对他来讲,我真像个累赘啊。”宁木子抱起火火,和它对视着。

而宁木子不知道的是,卢延将人熊拿去处理的路上被人看到了。

很快,卢村里一传十十传百,数半的人都知道了卢猎户猎到了一头熊!

可是熊啊,虽是凶猛,但熊的皮毛可是上等的制衣材料,如今天气愈发寒冷,能猎到一头熊,拿去制成成衣,今个冬天就不用挨冻了!留下的肉也够一家人吃好几顿了。

很快穿到了卢家,王春花听到着,涂着眉的手一抖,整个铜黛都给砸了,散了一身的绿。

“什么!这卢延还真是有几个本事,能猎到熊!真是便宜了那个小。”王春花愤愤不满,眉头都皱一块去了。

“这有什么啊,娘,咱们去抢过来,谅那小也不敢还手!”卢淑荣伸手拍拍的肩膀,眼里闪过一丝恶毒。

卢淑荣本就不喜欢宁木子,看见这人过的比自己好,硬是咽不下这口气。

虽然王春花对之前去找宁木子的事情心有余悸,但她转念一想,许是前几天那小烧糊涂了才敢反驳她,这一次她倒要看看宁木子还有什么能耐。

等卢延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冬夜便是这样,来得快,留得久。

宁木子默默咽了口口水。

似是察觉到宁木子那“虎视眈眈”的目光,卢延轻声道:“你想吃吗?”

宁木子犹豫了一下,卢延误以为她不想吃,其实宁木子是在想这个该如何烹饪,才能成就一番佳肴。

卢延将熊肉放到了厨房里,回来看见宁木子在房子里踱步,嘴里念念有词。

突然,她眼底闪过一丝亮光,看着回来的卢延大喜道:“‘掌上明珠’对啊,可以做‘掌上明珠’”

她偶尔会研究菜谱,虽然没有亲自动手,倒也记了个七七八八。

宁木子眼睛闪闪发光,发自内心的乐,卢延静静地看着,眸子暖了暖。

空气凝固。

似是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宁木子踌躇松开了卢延。

“额…我去做晚饭!”宁木子转身准备逃进厨房,却被卢延拦下了。

“我去,你休息。”

这人是真的温柔啊,宁木子的双眸更亮了些。

卢延转身走进厨房,扭头看了一眼宁木子,眼底情绪翻滚,最后还是在宁木子发现之前挪开了视线。

天亮时,宁木子起身,刚巧卢延也醒了。

还没问卢延今日有何打算,卢延闷声爬了起来,问她要吃什么,走进了厨房。

宁木子心里还是在惦记着山上的野鸡野兔,没准可以捉下来养。

思量间,卢延已经将早餐给做好了。

等两人吃完了早饭,卢延利索地收拾了碗筷,等他收拾好碗筷,拿走了弓箭和刀,对宁木子说了句:“我走了。”

“好,注意安全。”宁木子对他摆摆手。

她在屋子里踱步了一阵,却听得外面叽叽喳喳,似是有人来了。

“木子,宁木子!”王春花的嗓子,大如春雷,宁木子嘴角抽了下,忍住心底的嫌弃。

说着,王春花带着女儿卢淑荣进来了,眉头挑高,直接开门见山,“木子啊,听说昨儿姑爷打了个熊呢!你看,你这小两口也吃不了怎么多,是不是得分些给咱们娘家,你也知道娘家人多,是不。”

穿越之欢喜农家女

穿越之欢喜农家女

作者:终遇你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