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繁花浮生乱

更新时间:2019-08-24 18:07:12

繁花浮生乱 已完结

繁花浮生乱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舍御 分类:言情 主角:姬梵晏夕

小说主人公是姬梵晏夕的小说叫做《繁花浮生乱》,是作者舍御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的一生,将倾尽一世的焚心爱恋,付诸了那一场年少的繁花之焰中,却是烧成了炙白色的冷灰,随着乱世的烽火与宫阙的诡谲,轻轻地飘散在了漫漫的无情冷风中,坠落入泥地,化作低贱又卑微的尘埃……身已灭,心已死。浮...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繁花浮生乱 第二章 免费试读

门口一声唱诺:“大夫人到。”门帘揿动,一身朱金玉花深衣的妇人走了进来,她三十少许,步履典雅贵华,一派世家气度,只是眉间唇瓣显出几分精明算计,使人知其不可小觑。手边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四岁女娃十娘子姬欣,她见太夫人见了礼,姬欣也乖乖地行了礼道“祖母好”两人被赐坐于近前。

大夫人何氏,是“五姓”之一何家的大房嫡女,何家名贵高华,有“四世太尉”之美誉,若论起累世贵盛,故吏垄断,便是才三世传位的独孤一姓也是无法比拟的。故以“五姓”之女少有嫁入皇室,皆只是五姓之内互相联姻,故守阶层。

姬太夫人独孤氏能够在“姬”氏嫡族内稳占鳌头,发号施令,除了她出身皇家,为姬家诞下三个有才嫡子外,还因其精明练达,明察谋算才得以统令一族。

姬梵见着大伯母,却是身形一晃,勉强行了一礼却是有些站不住,苍白着小脸,如玉脖颈上泛出冷汗,何氏看了一眼她的形状,关心地问:“阿梵可是身体刚愈,还未大好?”身形依如世家风仪,巍然端坐于室中。

姬梵含首一敛礼,细细嚅嚅的声音响起:“多谢大伯母,阿梵已经病好可以下床了,只是方才有些冷意,才失了礼仪。”

“无妨。”何氏嘴角含笑“家里娇儿需精心调养,我娘家近日送来百花杏蕊膏,专门调理闺中千金身体气脉淑理,待会伯母差人送去你那几瓶。”

“谢大伯母。”

姬太夫人喝着梅花蜜露,不紧不慢地说:“你该是要好好地谢谢你大伯母,你可知这药膏是何家百年前得到方子,光小小一瓶就需药师十年之功,轻易不予外人,阿梵可是得到了稀世珍品,这几瓶可让你受宜终生。”

何氏不卑不亢地回:“母亲廖赞了,宫中的御药哪是我们臣子府里粗品可以比拟的。”

姬太夫人笑笑,何氏这话说得谦虚,大家都听得出。

世族的千金从手指蔻丹至乌黑黛发,从五官肌肤到内腑媚里,都是自幼经过通晓调理的药妇照料,每日皆需药浴膏敷,不同的年龄不同季节用的草药皆不同,一直保养到十六七岁需谈婚论嫁时,便是五官再不出色,那自内由外散发的气华馥韵,也足以使没有这般底蕴的世家女娣失去光彩并不由自惭,更何况娇美流滟如姬梵。

何氏看着姬梵樱唇秋瞳,玉颜萤润,就是厚发病颜也掩遮不住的国色芳艳,娇娇弱弱凄凄沥沥,使人心折,若是平凡小族内的佳女,自可以籍以送予贵门高族甚至皇家换得荣权富华,可是她是“五姓”之女,如此软怯就少了几分高门大阀世家女子该有的气度。她低敛下眼睫,心下不知翻转过几回计量得失,却是口中说道:“如今阿梵身体已愈,不如下月裴家宴会,母亲也带上她一道去吧?”

“哎呀,娘子—”绿柳惊急的声音响起,循声望去,姬梵面失血色地伏倒在地,眼帘紧闭,贝齿紧咬着下唇几乎出血。丫环们急步上前扶起姬梵,置于角房软榻上休憩。

姬梵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坍塌了一块,耳内轰隆一片,整个在崩溃,自骨子里发散出的寒栗几乎要让她的牙齿打颤,她数月里筑起心中城墙,却脆弱到听到与那人初遇之宴会,心脏便如中了毒箭一般,撕扯出巨大的裂口,流出黑色悲哀的血液…如黑云压来的层层恐窒,攻得她遍体生冷,如此不堪,如此脆弱,脆弱得好似前世在她身上发生的一切如幻影的泡沫般易碎,途留那青涩年华印在她骨髓中的痴恋…伤口簌簌作疼之声仿佛在嘲笑着她蠢懦,也切割着她的神经…

她不得再这样下去,不得再蠢了,世间最蠢的事莫过于冀望自己得到没有资格触碰沾染的高空霁月,前世,她蠢过一次,愚蠢的代价化作丑恶血腥的泥泞提醒她年少的执迷不悟,跌得她坠入地狱苦海不可抽身…

好不容易在绿柳的抚胸按穴之下,回复了血色,虽是步履虚软,还是走到了姬太夫人面前行礼:“孙女方才失仪,求祖母责罚。”

姬太夫人扫了她一眼,道:“罢了,你本是大病初愈,身体又自幼虚弱,我自不会因此责怪你,我看,你还是先回院里休息一下,明日再来。”

姬梵垂首:“孙女无碍。”

姬太夫人面色稍缓,赞许地微点下头。

她不关心姬梵是因为体虚病弱,还是一如以前般不愿参加名豪宴会才失态昏倒。世家女就算是锦袍下身伤流血不止,也要将华衣上的光华耀丽,世家中盈贵风姿展现在众人面前不损一丝一毫,耀眼夺目于这个世间,不坠世家盛名,这才是名阀嫡女该有的气度。

“下次,别再穿太浅的衣裳,女孩就要鲜艳些好。”姬太夫人淡淡地置下一句。

绿柳听了身体一抖。

“是。”姬梵呐呐回应。

“二夫人二娘子到。”

跨过帘子缓缓走来母女两人,妇人韦氏清瘦冷盈,面容雍雅,淡淡诗书气韵在举手投足间显现。身旁十一二岁的女童随着她步履缓行,柔雅自有清韵,眉目高贵自矜,举止行端无人可找出一丝错处,仿若将世家贵女风范刻在了骨血毫发里,灼华耀目。

看着姬家二娘子姬惜,姬太夫人唇角不由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二人行礼后姬太夫人赐座,一旁大夫人叹道:“霜儿这孩子,诸人皆到了,唯她未至,真是不识礼数。”

太夫人摆摆手,唇边愉悦的微笑遮也不住,道:“那孩子怕是读了什么孤本,睡得晚了,你莫怪她。”

大夫人垂首称是,二夫人韦氏、顾惜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翁主,芸夫人豆娘子笙娘子候在园外向您问安。”朱媪走进来行礼道。

太夫人淡淡地说:“让她们退下去吧。”

“是。”

芸夫人豆娘子笙娘子是祖父庶子姬浏的妻子与女儿,是没有资格进到珍华苑的,但太夫人不见不表示她们不需要每日来问安。姬家庶子妾妓无数,若不是姬浏也算有才干,任京辅都尉丞,怕是出现在苑外请安的资格也没有。

姬家只有嫡系才列入族谱与排行,妾庶与下人无异。

姬太夫人嫡长子姬德,任右辅都尉,姬家家主,二子二女,分别为大郎君姬光,二郎君姬华,大娘子姬霜,八娘子姬欣。大夫人曾生过三郎君,三娘子五娘子,不幸早夭。

嫡次子姬兴任太常丞,二子一女,四郎君姬全,六郎君姬霆,二娘子姬惜。二夫人的生的三郎君五郎君,四娘子六娘子体弱早殇。

嫡三子姬诚无官无职,风流浪荡,镇日府外嬉玩妓妾,虽放浪形骸,诗书琴画却为时人所崇拜追捧,他只育有姬梵一女。

堂前孤雁惊起,呤起一声清亮高亢鸣叫,穿过蔚蓝云空,伴着一阵梅香寒风,穿过层层帘幔,吹拂向室中诸人。

门外,仿似静寂无声,没有一丝声音,却又好似远远传来了轻轻声响,衣袂拂动,暗香云裳的簌簌声丝丝扣耳,清风白云熙熙纷纷奔涌至廊前,只听得“撒—”一声,锦帘划起一道优美的弧度,一个国华艳倾的佳人风姿清蕴出现在帘后,缓步走了进来,恭敬的朱媪与一众女仆垂首跪叩在廊前。

朗清耀宇,皆日辉灼,奕世朱伦,耀彼华阳,旌翩袂裳,濯濯清兰,馥华清辰,瑶瑶烈光,悬名日月,垂万春焉。

曾有才子与京都第一美人,大殷第一绝色姬霜惊鸿一瞥后,为其作了这首惊赞天下之诗。

姬霜之国色,不是气度芳华的姬惜可媲美,不是清媚娇艳的姬梵可比拟,她的倾国倾城,国色天香,不在于冰清花容,不在于仙姿玉骨,不在于世家风仪,在她自内而外散发使人心折的灵霏玄氤,光朗云明之气韵,但凡她出现在一个地方,就如光华耀日临立于暗室,光芒灿绽星月熠辉,炫人目眼,夺人心魄,旁人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其余事物皆成了无光之尘。

她仅着一袭近似于男装的宽袍广袖,衣上无纹无饰,袖间几绺飘带飞舞,乌黑青丝用一只玉扣扎起,随意散在脑后。步履徐徐如碧莲漾湖,韵雅行自,悠然清仪,引人注目神往。

时人兴“越名教而任自然”高雅清伦,无为清静,谈玄论道,由性自在,门阀世家翘楚姬家霜姬更是将“清韵幽蕴,疏远雅正”诠释得淋漓尽致。

时年姬霜七岁,至程家竹舍,一舍子弟清谈玄理,见一稚女误入,笑谑言:“娇娇小娥岂可听明理?”姬霜未气,小小娇躯昂然立于庭中,回言:“君之才若星光至日中,未见其彩何堪其光?”手写一笔骄若游龙,可见风骨的墨书后,施施然离开,引时人惊叹,至此,提到名动殷朝的人杰精英,姬氏姬霜以女儿身之资也占有一席之地。

姬霜红唇轻抿,淡笑向姬太夫人行礼道:“霜儿夜读更寤,晚了时辰向祖母问安,请祖母责罚。”随后向厢内众人问安,众人还礼。

姬太夫人抿着唇笑,满眼宠溺与疼爱,道:“睡得晚了,就不需来我这老妇这里问什么安了,我儿莫夜读伤神,注意蕴养,你身体平安康健才是祖母最大的心安了。”

姬霜笑着言是。

姬梵移开失神目光,深吸口气,小声回道:“劳大姐姐关心,阿梵已将养好了。”

姬霜加深了唇角笑容,一旁的何氏道:“昨日医女回过母亲,应是大好了,我与母亲说起裴家宴会带阿梵一起参加呢。”

姬梵藏在衣袍下,抓着帕子的手紧了紧,姬霜不知有没有看见,沉吟一下,才缓缓道:“我看,梵妹妹也才病愈没多久时日,宜思院前几日报过,梵妹妹好几日梦到故去的三婶娘,连日惊梦难睡有些伤了神,这次裴家之宴就不要让她去赴了。”

何氏没有言语,看向姬太夫人。

姬太夫人寻思了一下,点点头。

姬梵脸色不由难以察觉地一松。凝目看向这个倾世绝姿,天妒红颜,在她记忆中只留下浅浅印记的大姐姬霜,前世年幼与姬霜接触不多,只记得她是姬家最聪智绝伦光华夺目的孙辈,姬家长孙未来宗主姬光在家族长辈眼中也不能与她相提并论。姬霜少年早夭后,姬太夫人哭昏在灵堂前,三月不食米粟,只能卧饮流食,几乎要跟着姬霜离开了人世,更别说何氏,几乎是自此以后,如同变了一个人,疯执得令人发指…

想到何氏,呼吸一窒,垂下眼睑—前世的何氏,可能早已疯了,疯在她至爱的掌上明珠姬霜死后,失去理智的她想拉扯着所有人跟着姬霜一起痛苦陪葬,所以才那般丧心病狂,将本是世事无知,天真痴纯的她推入万丈深渊,永堕地狱…

而另一个毫不怜惜地将她随手丢入深渊的人…姬梵望向姬太夫人,恐惧爬上心头,全身毫毛泛起冷意…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