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 > 竹问

更新时间:2019-03-15 12:55:20

竹问 已完结

竹问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沈西峡 分类:历史 主角:曾韫玉竹

主人公叫曾韫玉竹的小说叫做《竹问》,它的作者是沈西峡创作的古言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想起曾韫,玉竹心中泛起一阵愧疚,不仅因为害他受伤的事,还因为这几天一直受他的悉心照料,可直到不辞而别前,她都不曾亲自说声谢谢。也或许不只有愧疚,还有些她说不清楚的别的情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竹问 竹问第15章 夜奔 免费试读

夜凉如水。

此时已经是三更,街道被包裹在静谧的夜色中,只有空中一轮圆月孤望大地,平日里喧闹的城市陷入了沉静的睡眠。

玉竹站在床边,看了眼仍在熟睡的人,手指很想摸摸那张轮廓清晰的脸,犹豫了再三,还是忍住了。

她把从口袋里摸出的银两放进了床头那件素袍,只给自己留了些碎银,带上提前准备的水囊和干粮,拎了两把剑,只身离开了这间客栈。

以曾韫的功夫,必然不会察觉不到她离开,故此她在晚上斟茶的时候,在杯中偷偷放置了少量迷香,确保他在后半夜睡得够沉,同时不会妨碍伤势的修复。

夜色中,少女出了城,一路奔北,朝蜗牛山方向沿进。

马已经跑得很急,四蹄不多在地上停留一刻,几乎是飞一般地在奔行,地上的尘土被扬得老高,借着月光有些像清晨的雾。然而少女仍不停挥动着手里的马鞭,一声比一声急,催促着这马更快地飞驰。

她原本的计划是杀了王书钧,替杨雯儿报仇,可是经历了昨天的一战,玉竹总算明白了曾韫所说的“送死”是怎么回事。

以她现在的功力,只能勉强招架吴疾风,而王书钧手下有名有姓的有十二人,昨天和曾韫联手干掉两人,还有十人,这十全是高手。

她现在不想找这十人去送死。不巧的是,这十人已经瞄上了她。

玉竹心里很清楚,王书钧的人看上去好像是误打误撞找上了她和曾韫,实际上只是循着自己来的,曾韫若是再和自己在一起,下次就未必是伤一只手臂这么简单了

她对曾韫说的都是实话,《死毒经》的确不在她手里,她先前也没有听说过这本书。

但她和《死毒经》确实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大约走了有一个时辰,玉竹有些体力不支,手中的马鞭也比先前少了些力道。她这几日都没有过一宿完整的睡眠,又几番,此时内力有些压制不住,觉得腿软脚软,头也昏昏沉沉。

这感觉非常熟悉,她一面强行运功,一面策马继续狂奔:离要去的地方还有几十里的路程,可是她身上的淫毒已经在蠢蠢欲动,现在身边也没有曾韫为她解毒。

想起曾韫,玉竹心中泛起一阵愧疚,不仅因为害他的事,还因为这几天一直受他的悉心照料,可直到不辞而别前,她都不曾亲自说声谢谢。

也或许不只有愧疚,还有些她说不清楚的别的情绪。

一阵风来,拂起了她的黑发,吹动了沿路的草丛,沙沙作响,玉竹觉得自己神志怕是有些恍惚了,那受风而动的草在她眼里竟然有点像个人。

这的确是个人。

一个佝偻着腰的男子,看上去大约三四十岁,手持一圈明晃晃的铁链,忽地从草丛中一跃而出,直冲向马。

玉竹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不待铁链抽到身上,已经先一步从马背跃起,一脚踢在了**上,马一溜烟地跑离了视线。

两人迅速地厮杀在了一团。

刘保虎给的这两把剑虽然不及那把“夜蛇”大气坚韧,但剑薄刃利,难守易攻,玉竹一冲而上抢先杀了过去,一晃神的功夫已经出了七招,左右开弓,逼得眼前这个驼背男子来不及展开手里的铁链。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八怪”之一高风。他此时冷汗也滴了下来,适才看到马上坐着的是个稚**子,他并没有太当回事就杀了出去,没想到此女反应竟然如此机敏,在他尚未出招时就抢先攻来,用的好几招居然还是瘦猴吴疾风的招式,显然是和瘦猴交过手。

他有几分慌乱,瘦猴“吴疾风”昨天没有回来,他才接到指令埋伏此处,难道那家伙真的挂在了这个小妞的刀下?

玉竹连接几剑势头极猛,见挫得这男子节节败退,心中振奋,趁其反击无力,左手抽了剑欲要直取其命门。

然而手刚一抽出,高风的铁链也瞬间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只见对方大臂一抖,那铁链连挫她手中两剑,宛如游龙,气势恢宏地攻了一波又一波。

玉竹仍然保持着镇定,用轻功躲避开了几次攻击,同时睁眼细看,寻找对方的破绽。

两人杀得焦灼,驼背的男子的铁链再一次飞向了玉竹,她躲避不及,挥起右手的剑劈向铁链。这时忽发觉背后有人,慌乱中又使左手剑势一转,反刺向背后。

她手上的两只剑并用才能压制住高风的铁链,此时高风也看到了她背后的人,利用她分身反击的当口,大力一挥手,铁链尽展,“啪”地一声抽中了玉竹的腰。这一抽的力道非同小可,玉竹腰部一阵剧痛,被甩出了一丈远,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背后的人轻盈一跃,躲过了玉竹手里的剑和抽来的铁链,已经端坐在了树上。

只听他道:“高兄,我好心解围,你这铁链可好不长眼,差点连兄弟也一并伤了。”

高风气喘吁吁道:“她可是连瘦猴都给干掉了,不抓紧时间杀了她,怕是会被她杀了。”

树上人道:“吴疾风被这么个女子给杀了?哈哈!好!我早看他不顺眼。”

玉竹以剑杵地,捧着腰借月光看向树上坐着的人。此人生的俊秀,只是眉宇间有股和相貌不符的戾气,看了让人没来由地心里发慌。

树上的人便是“八怪”中以指功出名的段青山。他看玉竹朝自己看过来,也端详了她几眼,觉得这女子长得很好看。

被旁人觉得很好看或许是件很幸福、或者很快乐的事,要么是平平无奇的事,但总不至于是件不幸的事。

但被段青山觉得很好看,是件不幸、甚至恐怖的事。

他的“怪”就怪在他专杀他觉得好看的女子。在段青山眼里,好看的女子不该活的太长,太长久会老;好看的女子的笑又有些千篇一律,远不及哭好看。所以这些好看的女子就该落到他手里,被折磨得求死,而后被他了结生命。

段青山坐在树上,一看这女子十分好看,便对高风说道:“我很中意这位美人,高兄可不要伤了她。”

这话乍一听是怜香惜玉,实际暗含的意思却是:你别伤了她,我来伤她。

这层意思玉竹不知道,高风知道。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