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诡门棺

更新时间:2019-07-10 23:36:10

诡门棺 连载中

诡门棺

来源:黑岩 作者:王权富貴 分类:灵异 主角:时候

《诡门棺》小说的主角是王十二龙若依,诡门棺是由作者王权富貴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诡门棺小说讲述了:相信很多人的老家都在农村。在农村,其实是有很多禁忌的。有些可以小犯,而有一些,这辈子都不能犯。而我,就犯了一件最禁忌的事。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诡门棺 第13章:开箱 免费试读

我语气发抖,仍旧在机械地重复上一个问题,“为什么?”

“如果我知道为什么,早就把他绳之以法了。”蒋警官很无奈地说,“总之你记住我的话,离老邢越远越好,还有,如果老邢给过你什么东西,或者交代过什么,你都拿出来,赶紧交给我!”

大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我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叫李雪的女孩。

她临走前也说过,让我小心身边的人。

我身边的人是谁?

想来想去,也只有老邢一个。

我更迷茫了,回想这三年相处的时光,老邢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是他对我真的不错,该教的都教给我了,工作上也对我很照顾,一直在扮演宽厚长辈的形象。

这种人,会是犯吗?

蒋警官弹了弹烟灰,“你在想什么?”

我回过神道,“没…没什么。”

可能是我太崩溃了,蒋警官走上来,用手按住了我的肩,“老邢走的时候,真的没给过你什么东西?”

我大脑一片混乱,忽然想到了那个行李箱,拍着大腿说,“有…我知道老邢临走前埋过一个箱子,箱子里有…”

“有什么?”蒋警官一脸凝重。

我也说不上来,本来想说有铃铛,可铃铛却离奇地出现在我的口袋里,已经被刚才的神秘女孩拿走了,我该怎么圆这个事情?

蒋警官笑了笑,“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我还是不说话,蒋警官抛掉烟蒂说,“走,带我去老邢埋行李箱的地方看一看,或许能找到蛛丝马迹!”

我麻木地站起来,带领蒋警官走向那片树林。

我的心情一直很低沉,笼罩着一层比夜晚还要深的阴霾,老邢怎么就变成犯了呢?

刚才赵大虎明明说过,老黄和工头是被它弄死的,鬼魂也会说谎骗人?

十几分钟后,我又一次来到了老邢挖坑的地方,这次蒋警官摸出了一把铁铲。

蒋警官把铁铲递给我,“你替我挖吧,我要录像,没准能发现什么线索,录了像可以当做呈堂证供。”

我机械地抓过铁铲,走到填坑的地方正要下铲,正在摆弄手机的蒋警官忽然惊呼一声,“小陈,你先别动手!”

我回头,露出一张茫然的脸,“怎么了?”

蒋警官指了指我脚下的泥渍,脸色有点发白,“有血…那么大一滩血渍,你没看到吗?”

血?

我懵了,本能把头低下去,脚边的土壤下混合着一大滩紫黑色的血渍,鲜血已经凝固了,形成一片褐色的土壤。

**!

我浑身的寒毛炸开,赶紧退到蒋警官身边,“这里…怎么会有血,这是谁的血?”

“不知道!”蒋警官把脸沉下去,目光有点低沉,“把铲子递给我,我来挖!”

我和蒋警官交换了下,由我来录像,蒋警官则蹲到泥坑边缘,沿着土坯重重地下了一铲。

钢刃剁在发干的泥土上,一层猩红的土壤被蒋警官撬起来。

我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蒋警官快速下铲,两分钟后行李箱重新暴露在我眼前,整个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蒋警官的脸色有点吓人,他回头说,“行李箱有密码锁,你知不知道密码是多少?”

我嗓子很干哑,“123!”

蒋警官立刻输入密码,回头说,“不对!”

我不解道,“老邢设置的密码很简单,不是123就是321,不会有别的。”

蒋警官问我为什么那么笃定,我支支吾吾的,不敢告诉他我下午刚开过密码锁。

蒋警官站起来说,“你站远一点。”

说完他把铁铲举起来,钢刃对准了密码箱。

我忙说,“这样不好吧,这是老邢的私人物品!”

我听到蒋警官在冷笑,“我倒是很想知道,老邢埋私人物品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血渍?只要你能给出个合理的解释,这箱子我就不开了。”

我低头不说话。

蒋警官暴喝一声,“让开点!”

说完他把手臂往下一压,钢刃带着锐响,狠狠切在密码箱上,蹦碎的密码锁被拉开一道缺口。

我看见了一只断手。

一条森白的胳膊直接沿着破口耷拉出来,暴露我和蒋警官面前!

“**!”

不仅是我,蒋警官也吓得脸皮哆嗦,我俩同时爆了声粗口,一致往后退了好几步远。

手臂沿着破口搭耸下来,好像长在行李箱上似的,手掌弯曲,森白的指缝中沾满了大片血渍,深深**着我的眼球。

我声音开始发抖了,感觉到呼吸很急促,“这是手,从活人身上砍下来的…”

蒋警官也带着颤音,“我没瞎,不用你提醒。”

他猛然转身看着我,语气前所未有的低沉,“你确定行李箱是老邢的?”

我颤抖着牙根说,“是…我亲眼看见他埋的!”

“果然是这个老东西!”蒋警官小心翼翼地找出一张白布,用白布将断手覆盖住,一点点往外拉,断手一直延伸到了手肘部分,断腕处很平整,翻着发白的肉沫,更像是用锯子锯掉的。

断臂被蒋警官用白布死死地裹起来,轻轻放到脚边,人手直挺挺地摆在那儿,好像一截烟熏过的火腿。

蒋警官拉来了行李箱拉链,缓缓揭开了盖子。

他故意把动作放缓,一点点将行李箱盖子揭开,我忽然窒息了,目光死死定格在行李箱上,既恐惧又期待,很想看一看行李箱下面覆盖着什么东西。

被打开的行李箱,露出一根发黄的绳子,同样沾满了不少血迹。

一截断臂,一根绳子…

别无其他。

蒋警官用手帕包住手,轻轻拎起了那根绳子,小声嘀咕说,“这根绳子是用什么的?”

我抖得更加厉害了。

我认得这根绳子,吊死工头的就是它!

它曾经在路上绊倒过我,现在又神秘地出现在老邢的行李箱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警官默不作声地收好绳子,正要揣进口袋,我厉声大喊,“住手,把它丢掉,快点!”

我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老猫,蹦起了半米,连喊话的声音都变味了。

蒋警官迟疑着回头看我,“怎么了?”

我额头在不停冒汗,鼓着眼珠子说,“我认识这根绳子,它和吊死工头的是同一根…”

蒋警官忽然沉默了,闷闷地说,“我也认识它。”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