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来财

更新时间:2019-07-10 23:33:57

鬼来财 已完结

鬼来财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薏燃 分类:灵异 主角:刑生二叔

主角是刑生二叔的小说是《鬼来财》,是作者薏燃创作的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八岁那年,我帮二叔送了趟货,从此以后过上了挥金如土的生活。别羡慕我,因为我是与鬼谋财。入了这一行,脑袋便系在了裤腰带上,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也要睁着一只眼,否则死了都要吃尽苦头。记住,鬼永远比人贪婪。...展开

本书标签: 科幻小说 搞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鬼来财 第十一章:隐匿于熊 免费试读

我真是服了,这俩倒票的可真是见风使舵的人才。

大金链子脸都绿了,漂亮姑娘也一脸愕然,摇着大金链子的胳膊,撒娇般叫了声:“老公。”只是声音听起来没刚才那么自信了。

开玩笑,一张票十万,这是正常人能开出来的价钱么?

大金链还不服气,阴阳怪气道:“行,你牛啊,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拿出这十万块。”

二叔冷笑连连,一点没把对方放在眼里,冲我摆摆手道:“拿二十万。”

我俩来的时候,总共就带了五十万。

二叔说这钱来路见不得光,所以不能存银行。

用一书包背着,挺大一包。

我还嫌带多了,这还没进体育馆呢,一半的钱就没了,我是真心疼。

二十万,掏出来都费劲,二叔拽了一沓,特嚣张的在大金链眼前晃了晃,一把搁在了报亭里。

口罩男眼都直了,拿起钱看了又看,确认是真钱后,点头哈腰把两张票给了我们。

一旁的姑娘不乐意了,拽着大金链撒娇:“怎么办呢?他们把票买走了,待会我朋友来了多没面子。”

大金链不屑地啐了口唾沫:“你跟这俩叫什么劲呢,演唱会什么时候不能看,天州的场子咱们赶不上,地州的场子咱们还赶不上么?下次提前订票。有那十万块钱,跟你俩买几个包包不行么?”

漂亮姑娘眼睛一亮,特鄙视地看了我们俩一眼,扭着**和大金链扬长而去。

二叔接过来,看了眼,很郑重地塞进兜里,讲到:“兄弟,我这没带名片,你也记一下我的电话,我姓刑…”

我们去排队入场,二叔教育我道:“千万别看不起这些搞旁门左道的,个个都是人才,没准什么时候就用得上。”

我问二叔:“我觉得那大金链子说的没错啊,赶不上天州的演唱会,赶上地州的演唱会也行啊。再说了,咱们想跟王小坤谈判,什么办法没有,非得今天来听他的演唱会?”

二叔道:“这你就不懂了,你知道阴货分为哪几种类型么?”

我摇摇头。

二叔道:“根据阴货上阴气浓度的大小,分为灰黑紫三种。最常见的阴货是灰色的,行话里称之为灰货。灰货上的阴气十分稀薄,而且会不可阻止的溢散,时间一久,阴气散尽,货物就不再具备特殊功效。这生发水上的阴气最多五天,就要消散殆尽,到时候就不能再长头发了。这就是我为什么急着赶来今天的演唱会。”

我恍然大悟,我问他:“那黑色和紫色的呢?”

二叔:“紫色的是最罕见的,咱们刑家持令者,传下的十八本自传中,对紫货的记载寥寥无几。我唯一见过的类似于紫货的便是紫婴,就是你带回来那个。但这紫婴和紫货还是有区别的。你二爷的曾祖父,曾经经手过一件紫货,他自传里记载说,‘见之胆寒,触之心惊,不知何为,望之避趋,似为神仙之物。’”

我听得惊讶不已:“难不成能让人白日飞升,立地成佛?”

二叔摇摇头:“那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黑货,”二叔言语间颇为得意,“这是我的老本行,我苦心钻研多年,对黑货的了解自问天下无人可及。”

我:“你保险箱里装的狐狸面具发条青蛙针织手套…都是黑货吧,对了,还有那片腐生叶。”

“要跟你讲黑货,我能讲一天一夜,这里面门道很多。就说黑货形成的原理吧…”正说着,刚好轮到我们验票进场,二叔道,“先办正事儿,回去再给你讲。”

我俩进了体育馆,偌大的体育馆内,灯火,两侧票看台已经坐满了人。居中足球场上,设置了三圈“弓”形走廊,人头攒动,蚂蚁寻路般排着队迂回前行。

各个进出口,各个分区交界位置都有黑衣黑帽的保安人员维持秩序,检查票证,防止低票价区歌迷进入高票价区。

我们购买的票是最好的位置,紧邻着看台,第三排,还是居中位置,若是观看演唱会的话,绝对能收获最佳体验。

但是我们没往区去,而是以去厕所为借口,让保安人员帮我们打开了护栏,前往区看台。

二叔的意思是,从区绕到会场后台,最好能进入的休息场所或者化妆间,先搞清楚王小坤的动向再说。

我们没有直接去见王小坤的打算,因为演唱会马上开始,这时候什么话都说不清楚。我们准备等演唱会结束后,务必把他给堵住。

区看台总共分成13个小区域,12个进出口,我们在靠近会场的位置找到了前往工作室的门。

门前两个保安守着,竖一牌子:非,禁止入内。

我低声问:“咋办?”

二叔一撮手指头:“拿钱办事儿。”

他让我等着,自己前去跟人对话,不一会儿带了其中一个戴眼镜的过来,对我讲:“拿六万出来。”

二叔解释道:“哪能转账呢?有记录,会给您平白增添风险不是。”

眼镜哥深以为然地点头:“照相时候小心点啊,可千万别被发现了。”

二叔拍拍胸口上的纽扣:“隐藏摄像,没人看得出来。”

我心说你那就是个扣子,装的还挺像。

拿了钱,眼镜哥放我们进了门,我问二叔:“你咋跟他说的?”

二叔道:“我就说咱俩是某小报的记者,来**一些王小坤的幕后工作镜头。俩保安一人三万,轻松搞定。”

我说:“你也太阔绰了吧,照你这花钱速度,再多的钱都不够你造的。咱们虽然是来赚钱的,但前期投资得精打细算,万一生意做不成。这就打水漂了。”

二叔满不在乎:“男子汉顶天立地,要是为了钱扭捏,还不如一头撞死。我告诉你,干咱们这一行的就得这么阔绰。因为咱们赚的钱是由阴而来,俗称鬼来财。这鬼来财若是不尽早花掉,是会来灾的。”

我一愣:“还有这说法?”

二叔点头:“都是祖先们的经验教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我们进了内部才知道准备一场演唱会有多麻烦,疾驰奔跑的随处可见,叫嚷声命令声此起彼伏,又有许多工人在调试设备。根本就没人看我俩一眼。

我们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地摸过去,最终在化妆间找到了王小坤。我们没能进去,因为门口被人堵住了,一个四十出头肥的像头犀牛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口,大声吆喝:“都出去啊,离远点,不准往里面看。从现在开始,这化妆间不准进人了。”

连续吆喝了几遍把人都赶走,胖女人进了屋,“砰”的一声,把门关住了。

旁边两个年轻的伴舞低声私语起来:“你说为啥王小坤化妆的时候,总把其他人都赶出去?”

“谁知道呢?以前不这样啊。就最近这几场演唱会才开始的。”

“我听王姐说王小坤谢顶了,戴的是假发,化妆时不让进人是怕其他人看到。”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小坤才19岁,怎么可能谢顶。王姐就爱胡说八道,谁信呢。”

我和二叔对视了一眼,二叔得意的冲我挑眉毛:“空穴来风必有因呐。”

十五分钟后,王小坤和那胖女人从化妆室走了出来。

要说王小坤这人吧,还真有本事,你不服不行。和我差不多年纪,人家已经出了五张专辑了,而且大都是歌曲,唱功了得,人长得也帅,而且三观特正,属于现今唯一不受男性同胞反感的小鲜肉。

他一出现,就如同太阳当空,闪耀无比。即使在这灯光昏暗的后台也阻挡不了他的光芒。

就见他和煦的冲着一群伴舞挥手,环顾四周说道:“各位爱坤工作室的兄弟姐妹们,大家都辛苦了,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外面的观众们都在翘首以盼。让我们鼓足这口气,把最完美的盛宴献给爱着我们的歌迷粉丝们。”

“好!”

“啪啪啪…”

立刻有人叫好,有人鼓掌。

王小坤像个斗士,大步走上升降机,他身后的一众伴舞也都各自找好位置。那个胖女人四处张罗着,最终大声喊道:“准备好了么,倒计时,10,9…2,1。”

喊完最后一个数字,升降机登时升出舞台,外面立刻传来疯狂的尖叫声。

趁着混乱,二叔拽着我进入了王小坤的化妆间,顺手一带,把门关上了。

我问他:“现在咋办?”

二叔道:“想来想去,只有等他化妆的时候才是咱们和他接触的好机会。”

我说:“得了吧,你刚才没看见么?那个胖女人在门口守着,咱们根本就接触不了。”

二叔:“咱们是来搞推销的,想要让顾客眼前一亮,必须有个惊艳的出场方式。要我说,咱们就藏在这化妆间里,等演唱会结束王小坤回来卸妆的时候,咱们突然出现,给他个,以曝光他秃头的事实相要挟,逼他买下咱们的生发水。”

我眉头直皱:“怎么感觉那么过分呢?”

“哪过分了?想想咱们药水的威力,他得感谢咱们呢。”

正商量呢,门口突然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连续转动几下,没把门打开,就听见外面传进一个女人声:“咦?谁把门给锁住了?”

我俩赶紧四处找地方藏,然而这化妆间连个稍微大一点的柜子都没有,我们俩大男人,还真没地方躲。

又听外面的女人叫道:“去把保安叫来,让他找钥匙来。这化妆间锁了,待会儿还怎么补妆?”

我俩都慌了,这可咋办,待会要是被人发现我俩在化妆间里,铁定被当做特务给抓了,没准人还报警呢。

正一筹莫展呢,二叔盯着墙头摆放的一只巨大的玩偶熊发呆。

我说:“你发什么呆呢?”

二叔道:“你说把那熊肚子里的棉花弄出来咱俩能不能藏进去?”

我一看,好像可以呀,那熊坐在地上有将近一人多高,藏我们俩不成问题。

我俩赶紧行动,找来指甲刀把熊背上划开一个大洞,把里面的纤维棉往外拽。好在这纤维棉是一卷一卷的不至于像棉花那么碎。我们很快把一半的纤维棉搞了出来,塞进了洗脸池下面的柜子里。

我们俩依次钻了进去,二叔在前,我在后,呈重叠状坐在了地上。二叔就坐在我的大腿上。

刚摆好姿势,门被打开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