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墨法剑

更新时间:2019-07-04 08:56:59

墨法剑 已完结

墨法剑

来源:掌中云 作者:曙光   分类:武侠 主角:岳青君辛双成

小说主人公是岳青君辛双成的小说叫《墨法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曙光  所编写的武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玉清公主无意间在父皇和叔叔的争辩中,目睹了烛影斧声里父皇的不明不白的亡故,变得痴傻,叔叔继承皇位以后,她的兄弟姐妹也接连得了暴病或者疑难杂症死去,公主的丈夫言探花背叛了家族,带着她流落江湖.....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墨法剑 第九章 前后矛盾的仪星双侠 免费试读

“辛姑娘,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柳芳百似乎是有点吞吞吐吐的道.

“什么?”辛双成轻啜一口已渐凉的茶水笑着。

“你难道没有想过要嫁一个人?”这个看似腼腆的姑娘居然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你只想一个人就这样过下去吗,过…过一辈子?”

“是怕我和你抢岳兄弟吗?”

“你不要这样问,我不,我…”她声如蚊蚋,几不可闻。

“柳姑娘,你不要拿这小子当成个宝贝儿,向我求婚的人,拜倒在我裙下的人,我所见过的那些仰慕我的人,比他英俊,武功才智卓绝的可不乏其人,这座仪星山庄…”她仍是一脸骄傲又痴痴的笑容。

忽然听见这进院子的墙外花园里像是有人打斗,只听到衣袖的风声和被风吹落的飞花凋叶的轻微动静,紧跟着传来的是岳青君仓促急切的呼喊声:“辛姐姐,快出来帮帮我,有两个自称是仪星二侠的家伙跟我过不去,我支持不住了。”

接着是一阵爽朗的笑声道:“喊姐姐帮忙?叫师娘也不行,好歹你也是个男子汉,打不过叫娘儿们来帮忙,你羞也不羞,嘿,小家伙,哪里学来的这套掌法,不错,不错,危而不乱,颠而不倒,好掌法,阳刚之极,势如开山破路,黄河东趋指导东海,又如回风舞雪,洒洒。”

“来了”她轻轻应道,“我们出去看看”她一拉柳芳白。轻轻走出大厅,跃过墙去。

却见花园里朵朵菊花红白紫黄,各色必陈,几株老桂树上开着白色黄色的桂花,素素淡淡而又发出幽幽清香的味儿,沁人心脾,中人欲醉。

只见岳青君正在和一个身穿白衣,三十多岁书生打扮的青年交手,白衣人身影飘洒,招招进逼,岳青君左支右绌,已显败像,但是他的掌法于极平常处见极诡异,轻处灵动若猿猱,重深处如负物登高,白衣人若想打败他也是殊为不易。旁边一个紫衣人,年纪与白衣书生相若,背手观战,一边讥笑又偶尔称赞岳青君两句,刚才的话语大约是由他而出。

辛双成朝柳芳白一笑道:“柳姑娘果然是名师,这刚刚才学会武功不几个月的徒弟居然能和此人打斗如此之久,又不败阵,倘若他经验老道,你看,这招青女行霜已扭转颓势,将此人击倒。”

柳芳白赧涩道:“那是他自己的天分高罢了。”

“岳兄弟住手,难道对恩敢如此不敬么?”辛双成喊道。

白衣紫衣二人刚刚听她与柳芳白的谈话,又听她呼唤,白衣人戛然停下,和紫衣人同时转目面向辛双成。

“辛姑娘,一别十三载,玉颜无恙,久阙音问拜奉,您…您还安康么?”这两个相貌英俊的书生居然同时一脸激动的。

“二位别来无恙,这一回自己家便和我岳兄弟斗气起来,这山庄虽然是你们的,可这总是不该如此吧!”她虽然仍是满脸欢笑,但已面现不悦之色。

“不敢,不敢,这位是…”白衣书生一指岳青君,“是令弟吗?”

“不错,正是。”

“得罪。”他很是礼貌的向岳青君一揖,岳青君并未回拜,看了一眼辛双成。

“你拜一拜吧,这是咱们的恩人,这座庄子便是人家的呢,难道你不记得了?”

“哦,原来是仪星二侠,岳青君有礼,多谢收留之恩”两人脸上同时一红,道:“惭愧!”岳青君心里虽然甚是恼怒,但还是抱腕当胸。

“辛姑娘,你…你儿子呢?”紫衣书生面色讪讪的道。

“儿子!我的儿子!呵呵呵…”她听闻此语,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趴在柳芳白肩上,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你看,你看,你们看,”他一指岳青君,“这就是我‘儿子’呀!”

“你,你,辛姑娘还是莫要开这样的玩笑。”白衣书生脸上由怒色又显出极恭敬崇仰之情。

“谁和你开玩笑?他那时是我儿子,现在是我兄弟,将来也许是我的丈夫,我的情人,也说不定啊!”她说这几句其实是无稽之语,但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当年也不知他老爹犯哪门子神经,硬要娶我当小妾,咱是没有坐过花轿的,索性就坐了一回,那其实一点也不好玩儿,还没有入洞房,我就走了,他老爹要强逼我做小妾,我也会抢人呀!就把他儿子给拐跑了。”

她似乎很有趣儿的道:“岳兄弟,你小时候叫我什么?”

岳青君脸上一红,嗫嗫喏喏道:“妈,妈妈”此言一出,柳芳白和辛双成同时又大笑了起来。

紫白二书生脸上阵青阵白,“辛姑娘,枉我们兄弟对你,对你情深若斯,为你立誓不娶,为你舍弃这座山庄一十三年,为你奔走复仇,你居然,居然对…”他二人显然伤心已极,白衣书生道。

“那是你们的事,娶不娶妻,是你们的自由,哼,你们当初操的是什么心?设下赌宝大会,立下规矩说输者须献出自己所携宝物或者任凭胜者裁处,你们仗着你们的势力和武功,明赌暗逼,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我当时带着这个我抢来的儿子,身染重病,走投无路,不知你们的圈套,你们见一个少女携一个孩童,便生不良之心,但碍于自己的那点盗亦有道的名声,就想出这我若输了便归你们所有,而你们输了便离开这座山庄的主意,你们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能取胜,所以这座山庄只是我们赢来的。”

“我当时并无胜你们的把握,你们能击败至心和灵云道长,武功是十分怪异的,我想不出破解之法,我独自练剑之时,却被我这当时的儿子,现在的兄弟灵光火石一般给想出来一招‘回首江城’我故意在交手之时露出你们的破绽,让你们明白我才智武功并不输给你们,以全你们的颜面,好在你们在江湖也有些名声和脸面,我当时胜你们实在是取巧,也有很多人看出来,你们说是不是?”

“这”两个书生相视一眼,面有惭色,紫衣书生道:“不错。”

“所以这座山庄便是我这个兄弟送给我的,不知后来你们俩又生出什么心思,问我和我兄弟的关系,我知你们知道我们的关系时怕对他下毒手,所以便说我们是母子关系,这也没有错,我差点是他老爹的小老婆啊!”她打趣道。

“辛姑娘,想不到你若斯,唉,我们当初,当初对姑娘却有不敬之心,非分之想,但后来姑娘胜了我们之后,我们一来佩服姑胆略武功,进而生爱慕敬畏之心,所以才甘心搬出这座山庄,并为姑娘驱使,哪知,哪知,唉….”白衣书生泪水涔涔而下,但不知是失望还是悔恨。

“噫噓嚱,成羽仪,廉斗星,羽客振衣凤来仪,南斗星辉下飞廉。”

“自作聪明,视天下如无物,自创一套什么熔金落日两仪掌,哪知这自以为神明的武功居然给一个五岁的孩子识破了,破的不着痕迹,还给我们留下脸面,嘿嘿。”

他突然向岳青君跪下,“小兄弟你当年已胜我们极多,我们还恬不知耻,不自量力的苟活这么多年。”

岳青君慌忙扶他起来道:“廉兄何必如此,胜败一事究归平常,况且当年我也是误打误撞,便是今天我会了武功也胜不了二位的任何一位呀!”

“他说的没错,倘若他会武功,他便破不了你们的武功,倘若是今天他长大了会了武功,拘泥于招数,那也是不行的,这就叫当局者迷。”辛双成道,她心中忽然有了种愧疚之心,毕竟二并不曾对她为难,只不过依仗小聪明而已,且他们对自己有赠庄,为己复仇的大恩。

“真的吗?”他们互视一眼。

“阁下刚才使的是什么掌法?我二人从来不识”白衣书生诚心请教,“这你问我师父吧!”岳青君不好意思的一笑。

“令师是…”廉斗星一愣,辛双成一指,“这位姑娘便是…柳芳白。”

廉斗星和成羽仪面上露出颇为不信的神情,难道这位娇俏俏的姑娘便是岳青君的师父?

“不敢请教芳名?”

“柳芳白。”柳芳白淡淡一笑,“哦”他们似乎听到的仅仅是一个根本未听说过的名字,要知道这个名字在近两年的武林中的响亮,实在已不在辛双成之下,柳芳白并不知道自己在武林中的名声,但岳青君和辛双成却不是不知的,因此脸上还是有点诧异。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