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剑出隋山

更新时间:2019-06-13 13:15:49

剑出隋山 连载中

剑出隋山

来源:快阅联盟 作者:柯智 分类:武侠 主角:张温

小说主人公是张温的小说是《剑出隋山》,本小说的作者是柯智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且看一痴儿三剑破了天井江湖。 且看一公主骑驴当了武林盟主。 西蜀下棋的白发一落子 惹得大唐群雄逐鹿。 北莽蓄势的铁蹄望着南 势要中原妇掳丁屠。 算卦布衣寻真命,等了二十年寒暑。 帝师和尚住皇宫,起了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剑出隋山 第5章 吾有一剑,动能追风 免费试读

跟在洛离身后的崔佑此时的眉头依然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看着眼前那个带着青铜鬼面的人影双手开始不由的颤抖起来。

“丑时到了,你们该上路了。”那个人影见众人对自己之前的话没有反应,便又一次用着打更保时的口气提醒道,只是那语调就如同从喉咙中传出的一阵风一般,轻的飞到耳边,好似鬼魂附耳低语。

“公子小心,来者不善。”张元依靠着在江湖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所积累的经验,敏锐的嗅到了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于是他朝着身旁的弟弟张正看了一眼,后者会意后两人不约而同的朝前踏了一步将侯跃白护在了身后。

眼前的这个人极度的危险。虽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杀意,可是那说话的语调那摆手的动作都给你一种阴气沉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是没有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人不可能会有的,就好似杀得人太多而中了怨咒被仇魂附着故而阴气森森。

还未探清对方的底细,张元自然是不敢贸然的出手,于是便朝那带着青铜兽面的‘鬼影’拱手行礼道:“在下金陵张元,不知阁下是?”

不容张元客套,那人便已经踏着步子朝众人奔袭而来。只是一个眨眼原先还离着众人又十丈远的鬼影已经到了张元的面前。

惊恐之下张元下意识的便想抽出鞘中的宝剑朝那鬼影砍去。只是剑还未出鞘,自己的手臂便已经迎来了对方的一击,那鬼影以掌做刀以极快的速度便将张元的整只右手给斩了下来。

张元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已经跌落在地上还噗嗤噗嗤喷着鲜血的右手,不待反应胸口之处便又受了那鬼影重重的一拳。

不过奇怪的是那如同重锤敲钟一般的铁拳在砸到了张元的胸口之后却并未将后者击飞。待定睛一看,原来是因为拳头已经将其胸膛贯了个通透。

张元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胸口处那露着的半截手臂,眼神中的光泽渐渐黯淡至死也没能瞑目。

看到自己的被对方以这般血腥的方式屠戮至死,江湖历练尚浅的弟弟张正不由的沉浸在了一种极度恐惧的状态之下,神志也随之稍稍有些涣散了起来。

生死对决,战局近乎是转瞬即逝的,而分心乃是头等大忌。

“你很害怕吗?”不知何时鬼影的声音悄然的在张正的耳后响起,那般森然的感觉犹如千万根寒在了自己的背后。

未等张正回头看清鬼影的面貌,其头颅便已经受了那人一拳直接砸的凹陷了下去。无头的张正颓然倒地,鲜血如倒瓶中的水一般在地上泼洒了一片。

不到五次呼吸的功夫,鬼影便以火速的将侯跃白身边两位在井下江湖中也算是屈指可数的高手以压倒之势屠戮。

清除完了两个可能会添麻烦的角色之后,那鬼影便将注意力放在了一旁甚至都已然忘记了呼吸的洛离身上。至于另一边早就已经被吓得跪在地上干呕,裤裆已然湿成一片的侯跃白鬼影却始终没有多看一眼。

带着青铜兽面的鬼怪朝着洛离饶有兴致的歪了歪脑袋,便开始发出一连串渗人的笑声缓慢的踏着步子朝其走去。

洛离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却不经意的看到了一旁的崔佑。此时的脸上却并没有显露出过多的恐惧,反而是一种凝重的严肃。洛离见傻大个还像个木头一般的杵在那里,便用手将他往后推了推说道:“傻大个赶紧给我走,快走!”

崔佑看了看正在步步逼近的青铜兽面不由的迟疑道:“在下走了,那你呢?”

“我早先不是答应过你的嘛,你是我的马夫,本女侠自然是得先保护你啦。”小狐狸说着便提起手中的那柄佩剑朝着逼近的怪物迎去。只是未待洛离出手,却先受了那鬼影一击手刀被其给击晕了过去。

而傻大个却依旧如木头似的呆立在原地,回味着小狐狸刚刚那似曾相识的眼神。

那眼神在下见过,在下绝对见过…

在崔佑九岁的时候在山中捡到了一只受了伤的小红狐,痴儿听师父说过山中多狡猾,遇到了得乘早杀了,但是看着红狐鲜血淋漓的后腿痴儿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偷偷将狐狸藏在了酒窖中悄悄养了三个月。

三个月后小狐狸的腿伤恢复了,崔佑将狐狸放归了大山。此后崔佑每日去山中空地练剑,那只小红狐都会跑来,也不打扰就是悄悄的卧在草地上看上几眼,接着又悄悄不知在何时离去。

每三年隋山都会爆发了一次空前的兽潮,山中的万兽咆哮经久不息,整座隋山霎时间没有任何生人敢去靠近。可是越是危险那不把徒弟当人看的师父却越是兴奋,给了差三天才到十二岁的崔佑一把木剑和三块烧饼就想借着兽潮让崔佑去深山中历练。并且还在崔佑的身上抹了兽血,野兽天生嗅觉灵敏,一般方圆三十里内只要闻见了血腥味便能够循着这个味道找到源头。而兽潮期间这股血腥味更是会让野兽们为之癫狂,崔佑被老头推出山中庭院的一霎那,声嘶力竭般的吼叫便从山中的各处响起,贪婪、暴戾、血腥各种令人作呕的情绪都透着那叫声传入了崔佑的耳朵。

三天的兽潮无时不刻不在消磨着崔佑脆弱的神经,即便躲在树上他也需要时时刻刻的防范着随时可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危险,此间崔佑在面对凶兽之时只会拼命的逃躲完全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一把木剑。可是就算有木剑那有什么用呢?对方是恶狼,是猛虎,是捷豹,是撼熊,是红了眼发了疯抓着你之后会将你生死活剥茹毛饮血的。

好在兽潮还是过去了,崔佑也有惊无险的在这场生死追逐中活了下来。第三天即将到来的清晨,山中的兽鸣也渐渐消缓了下来,天空中太阳还未升起,不过东方却已经微微绽开了一许淡蓝色,山间的鸟鸣声此起彼伏仿佛一切都尘埃落定,只不过唯有空气中那弥漫着的尸体的腐臭味无时无刻的不在让崔佑庆幸着自己的死里逃生。他走在山间那条熟悉的通往这庭院的路中,却看到了一只饿狼正挡在那条路上,眼中泛着幽幽的绿光。

崔佑从未见过恶兽的眼神,也从未见过恶兽的手段,他所能做的只有逃跑,转身寻着了一颗大树便翻了上去。狼是一种奇特的动物,它的鼻子不但能够闻到猎物身上的血腥味,并且还可以闻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惧。崔佑在树上害怕了,于是树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嗅到了恐惧而赶来的饿狼。他们齐齐的盯着树上的崔佑,眼中齐齐的泛着绿色的幽光。

那是一场比拼耐心的战斗,崔佑在树上虽然安全可却手中早没了干粮和水。树下的狼群虽然危险可望着头上的猎物无可奈何。

树上的人为了活命所以需要耐着饥饿等着树下的狼妥协离开。

树下的狼为了食物所需要耐着饥饿等着树上的人先饿死掉落下来美美吃上一餐。

三天!三天没有进食饮水,崔佑的意识开始恍惚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远处的一片空地,那是他旧时练剑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总是会有一只红色小狐狸悄悄的坐在边上看着他。这时也有一只小狐狸,她就这么坐在空地上,看着自己,树上的自己,被狼围着快要饿死的自己。

狐狸冲狼群重重的吠了一声,可狡猾的狼群怎么会不明白狐狸的调虎离山之计?狼王朝着天空吼了一声,顿时间躁动的狼群便安静了下来,依旧静静的扬着头盼着树上的猎物能够早日跌落下来,成为自己的果腹之餐。

真的是哪只狐狸?

崔佑顿时清醒了过来,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只小狐狸确实正卧在空地上望着树上的自己。

小狐狸见到自己的计策并不奏效,将头伏在了地上,显得有些沮丧。在思考了一段时间后她猛的抬起了头对着树上的崔佑微微一笑,笑?狐狸会笑吗?崔佑并不知道,可他却真真实实的看见狐狸对他灿然一笑,那狐狸弯弯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决然,像是道别。

狐狸下定了决心似的朝自己的后腿上狠狠一咬,那位置显然是此前旧伤之处,顿时间血腥味吸引到了树下狼群的注意,饿了这么久的狼群此刻还是躁动了,即便狼王如何吼叫都命令不住饥饿的同伴。狼群若潮水一般向空地涌去,在饿疯了一般的狼群面前,断了腿的小狐狸早就没了想要逃跑的念头,空地中的那抹红色在顷刻间便被青灰色的潮水湮灭,留下的只有血肉混着唾液发出的贪婪咀嚼声。

崔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小狐狸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哽着喉咙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一时间心房中好似被人划开了一个口子,他能感觉到有股暖暖的东西从里面哗哗的往外流着,却怎么也止不住。

“住手…”崔佑艰难的从喉咙中喊出了出来,可却瞬时被狼群撕肉的声音吞没。没有任何一匹狼再去理会树上那怯懦的人了。红狐被围着分食,狼的嘴上满是腥红。

住手啊!

林中的鸟被惊的飞向了青冥之上,留下一长串翅膀的扑哧声作为回应。

后来兽潮散去,崔佑得以生还,当他走下树的时候,那片空地上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了,饥饿的狼群连红狐的尸骨都不曾放过。

但那只红狐在吸引狼群时望向崔佑的那抹眼神,即便痴儿再如何的混愚也终究难以忘怀。

小狐狸?

傻傻的站在原地的崔佑眼中顿时一亮,脸上的神色好似也不再像是个。

“住手!”崔佑冷着脸朝那道刚将洛离击昏的鬼影说道。鬼影停下了刚要将昏厥的洛离扛到肩膀上的动作,进而歪了歪脑袋看向了崔佑。身影一闪,接着便出现在了崔佑的面前,毫无征兆下鬼影便一拳朝着崔佑挥来。

在此时的崔佑看来对手这般肉眼难察的出拳却是如此的缓慢。

慢?

那何为快?

崔佑低着脑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吾有一剑,动能追风。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