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你好,长善

更新时间:2019-06-03 23:53:40

你好,长善 连载中

你好,长善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光年九 分类:言情 主角:长善程穆

主角叫长善程穆的小说叫《你好,长善》,本小说的作者是光年九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逗逼公主现行记!长善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个公主居然穿越到了现代,现代就现代了,居然还是停尸房?不过,程丹生?你不死了吗?你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也穿越了?——混蛋,我他妈叫程穆!PS:本文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好,长善 第八章 我叫长善 免费试读

还处在实习阶段的小井,把楚昀当做自己的偶像,恨不得每天都跟着他,不过楚昀独来独往惯了,平时也不带他,小井也不灰心,凡是楚昀交代下来的事情,他都当做天一样的顶着。

程穆看着自己眼前一脸天真的小井,又想着昨天他给自己做笔录的样子,不禁有些冒虚汗。

再三的强调说,“井警官,你们楚队可说了,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帮这个姑娘找到家或者是找到她到底是从哪个精神病医院逃出来的,你一定一定要认真贯彻你们楚队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

小井被程穆说的有些热血高涨,对着楚昀的办公室狠狠的敬了一个礼,随后才转过头拍拍程穆的肩膀,“放心吧,楚队的交代的事情绝对完成。”

“行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啊,你一定要给她找到啊。”程穆指了指女孩的脑袋,“她这不好,你要注意一点。”

小井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女孩却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紧紧的拉着程穆,“你别想把我丢下来,你走到哪,我跟你到哪?”

小井狐疑的看了程穆一眼,“什么情况?她是你女朋友?”

程穆想打人的心都有了,“警官,这能有什么情况啊,她脑子不好使,看到了我,就说几百年前认识我,难道在大街上,任何一个姑娘拉住我,都是我女朋友不成?”

小井点点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确实不成。”

程穆把女孩给摁着在椅子上坐下来,一边从女孩的怀里往外抽自己的手,一边说,“你们聊啊,好好聊。”

女孩根本没想放过他,手上的力度堪比钳子,“我说了,要留咱俩一起留,要走就一起走?你到哪,我跟你到哪。”

“你跟我?”程穆又被吓了一身的冷汗,他已经把自己胳膊贡献出去了,可不想把自己家再贡献出去,“虽说我没有妻子,也没有女朋友,但我还没想过要个一个陌生的女人未婚同居。再说了,你跟一个刚认识两个小时的男人同居,你想过后果吗?”

“我们不是陌生人。”女孩再次纠正他,“我和你说过了,我们是知己。”

又来了?

程穆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会奔溃的,可那小井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嘻嘻的笑着,“要不我说,你就陪她留下来呗,就是做个记录而已。”

程穆看着女孩期待的样子,叹了口气,一把扯过边上的一个椅子坐下去,女孩笑了笑,放开程穆的手,但又把自己的椅子朝着他挪了挪。

小井拿出记录的本子,问,“姓名?”

程穆怼了女孩胳膊一下,女孩说,“我叫长善。长短的长,善良的善,我父皇说,他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可以永远的善良,他说他手上沾了太多血腥,希望我可以弥补。”

程穆瞪了她一眼,“谁问你这些了。”

长善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一个座位,无辜的说,“刚刚那里那个男人,别人问他就这样说的,我以为你们这里都要这样说。”

小井看了两人一眼,继续问,“家庭住址?”

长善听明白了那个住址的意思,说“朝阳城,公主府。”

小井狐疑的抬起头,想着程穆刚刚说她脑袋不好使,于是换了个问题,“职业?”

长善侧过脑袋,盯着程穆,“程丹生,什么是职业?”

程穆翻了一个白眼,“职业就是问你是做什么的?你好好想想,比如演员啊?还是编剧啊?或者是厨师之类的,这就是职业。”

“可我什么都不用做。”长善眼神无辜。

“你不做你吃什么?”小井也好奇的向前靠了靠,“难不成你是富二代?”

“富二代又是什么?”

长善依然觉得自己的头脑一片浆糊,这里的人不止穿着奇怪,说话奇怪,那坐上去就能走的小房子更是奇怪,另外,程丹生也奇怪。

“富二代就是你家特别有钱,你不用工作就可以吃吃喝喝,一辈子都不用愁的那种!”小井忍住好奇,富二代的女精神病患者,这背后绝对有的秘闻。

长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程穆惊觉的看着她,“你点头是什么意思?”

“若是按照你们的说法,我是富二代无疑。我皇兄是天下之主,我是他同父同母的胞妹,我有自己的府邸,有封地,有俸禄,我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养活整个公主府的人了!”长善想了想,“对了,我的公主府里面大概有一百五十人,他们有的帮我管账,有的帮我打点膳房,还有专门管园子的。”

小井刚喝的一口水被女孩这话吓得又全都吐了出来,程穆伸手弹了弹落在衣服上的水点,尴尬的指了指女孩的头,小声说,“她这有病,你还是快点查查她到底从哪跑出来的!问这些没有用。”

长善回头瞪了他一眼,“我没病!”

可精神病都说自己没病!

小井看着长善,心里有些难过,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却有精神病,但他的想法和程穆不谋而合,得赶快找到她从哪里跑出来的,不过最近新闻上也并没有报道说哪个精神病院丢了患者,又想了想,或者是真丢了,也不敢说吧。

小井带着他们两个去到另一个警察桌前,那个警察程穆见过,是警队里专管网络犯罪的。

“打…打…打雷?”程穆被女孩弄的有些不明所以,想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把闪光灯给当成了闪电!

程穆无奈的把女孩的胳膊从脖子上拽下来,“这不是闪电,这是闪光灯,是灯!”

“灯?”

程穆不想再理会长善,气呼呼的看着外面,天气这么好,她却要被一个女精神病折磨。

小井忍住笑,趴在男警察边上,认真的看着男警察查东西,其实这些他也会,只是楚昀说他刚来,必须得学会和人打交道,无论是犯人还是普通民众。

网络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快,没几分钟,男警察就往椅子上一靠,把电脑屏幕转给三个人。

程穆楞在原地,差点就跳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身份显示。”

“两个可能,她没有中国身份,是偷渡过来的,另一个…”

小井一激动,“穿越的?”

男警察白了小井一眼,“另一个可能就是说她一直是个黑户,就是说从出生就没有上户口。”

见程穆有些惊讶,男警察又解释了一句,“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我就见过不少,当时计划生育严格,有些人怕抄家,都选择偷偷的养孩子。不过…”

男警察顿了顿,“不过,按照她这个年龄,不太可能。”

程穆回头看着长善,“你多大?”

长善有些窘迫,女子豆蔻年华为最佳,可她算是整个王朝女人里最大的意外了,“二十三!”

男警察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长善,“你可有兄长姐妹?”

长善点点头,“两个。”

“要是这样说也不是不可能,三个孩子确实不好。只是计划生育到九十年代后期,一般家长已经认可罚款也要上户口了,这样没户口的还真是少见。”男警察忍不住咋舌道,“我看你们还是去出生当地派出所补办一下吧,罚款之类的,就交呗,也不差这点钱。”

程穆拉着长善走到没人的角落,“我问你,你一定说实话,你到底记不记得你家住在哪?父母呢,叫什么?”

“我说了,我家住在朝阳城,我小时候一直住在宫里,直到去年才自己出宫开府。”

长善顿了顿,“我父皇和母后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两个了。”

程穆无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来问是问不出来了,那怎么办,这人怎么解决?

对着小井招招手,小井跑过来,“怎么了?”

“你们楚队说了这人他负责,你看着给安排一下?”

小井耸耸肩,“可楚队不在啊?”

“你给他打个电话,问怎么办?”

小井拿起手机,狐疑着给程穆看了看,屏幕上楚魔头的脑袋左摇右晃。

“喂,楚队。”小井拿着电话,往外边走了走,似乎是想说悄悄话,程穆刚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两句,小井就飞快的跑上来,“快,全体外勤。”

小井刚一说完,警队里剩下的几个人全都迅速的拿起手机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程穆眼疾手快的拉住一个,那人不耐烦的道,“队里要全体出勤,你有事明天再来吧。”

程穆看着只剩下自己和长善的警队,笑了笑,外面是车子接连出去的声音。

程穆指着一个椅子,对着长善说,“要不你先坐一会。”

长青似笑非笑的点点头

程穆指了指外面,“我出去买个东西?”

原本想说自己出去买个东西,一会就回来,可是想了想,既然已经决定了不回来,那还是不要给她这个期待了。

女孩依然在笑,“去吧。”

程穆走了两步,有些于心不忍的回过头,女孩坐在椅子上,不仅笑,还对他挥了挥手。

程穆怕自己在再待下去会不忍心走,抬着脚步飞快的跑了出去,她一个人在警队应该没事,警察总不能不管她。

程穆走到门口,想了想,还是敲了敲门卫的小窗户,他来找过几次楚昀,那大爷认识他,“小程,有事?”

程穆指了指警队的大楼,“大爷,里面还有个做笔录的小姑娘,你看着点,她脑子不太好使,别让她瞎跑!”

“放心吧,大爷给你看着!”大爷拍着胸脯说。

不是给我看着,她不是我什么人。程穆想要纠正,但大爷已经关上了窗子。

这个冬天真冷啊,厚厚的羽绒服都挡不住寒意,程穆裹了裹围巾,加快了脚步,警队离家不远,他打算走回去,可没走多远,天空就飘起了雪花,一点点落下来,有点像柳絮,不过是凉的。

这雪花时落时不落的有两日了,有时候还没等铺满地就化了。

“***,走路不会看车啊?”

一个男司机恶心的咒骂声传过来,程穆不悦的皱了皱眉,很多司机脾气都大,好像这样就可以释放掉堵车的烦闷。

程穆回头看了一眼,穿着淡青色锦缎衣衫的长善正站在马路中央,周边是飞速前进的汽车,有的就擦着她的胳膊开过去,他看得出她在害怕,身子不住的在颤抖,几次跃跃欲试的想要从车流中出来,又几次跃跃欲试的退回去。

程穆气的踢了一脚马路牙子,真是比林绿色还要麻烦,可疼也是真疼。

骂了一句,一瘸一拐的走到马路中央,任由那些司机咒骂,一把拉过长善,把她带出车流。

“很危险你知道吗?”

长善惊魂未定的点点头,“我知道危险,但没想到这么危险。”

程穆气极反笑,“知道危险还往里走。”

“可你已经走过去了,我要是不跟着,你就不见了。”长善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反而理直气壮的说。

程穆突然有点明白刚刚她一脸讳莫如深的笑是为什么了,“我已经把你扔下了,就代表我不想带你走,那你还跟着**什么?”

“我们是知己。”长善抬头看着他,“在这里,我只认识你,也只相信你。”

“没有你,我会害怕!”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