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总裁 > 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

更新时间:2019-06-03 08:05:58

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 连载中

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

来源:煮书影 作者:张逗逗 分类:总裁 主角:林默齐丰羽

主角叫林默齐丰羽的小说叫做《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是作者张逗逗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个斤斤计较有仇必报的女主被欺负过后狠狠报复回来的故事。 齐丰羽他这一生最悔恨的事情就是——刚开始,他对林默不够好。...展开

本书标签: 搞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婚婚欲醉:算账吧! 第二章 我说要帮你吗 免费试读

温热的马克杯贴在手心中,林默才反应过来她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白易的家附近,被出来倒垃圾的白易逮个正着。

这是白易自己用钱买来的小公寓,不大不小,却异常,每一件物品都是她和他共同布置的,可是在这之后这只能够成为回忆。

一滴泪滑落,林默咬唇低着头紧紧的盯着自己手心中情侣的马克杯,嘴角泛起淡淡而悲伤的笑容。

从厨房出来的白易漂亮的眸子弯弯,带着笑意,没有看见林默眸中一闪而过的悲伤和泪水。什么都不知道的坐在了林默的身边,长臂一伸直接揽住了林默的腰身,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今天怎么来了?不是说你最近有事不会过来吗?”

林默抬头看着男人英俊斯文的侧脸,眉眼温和,眼神紧紧的盯着她,瞳孔中倒映着她的脸蛋,仿佛他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

他笑起来,总如同这世上最和煦的春风,将人融化在其中。

这是一种和齐丰羽全然不同的气场,却也是她最迷恋的地方。

低林默迅速收起了自己伤春悲秋的情绪,低下头,不敢去看他,低低的嗓音带着决绝:“白易,我们分手吧。”

话音一落,白易的眉头一皱,漂亮的眸子顿时沉重了几分,他双眸幽深地盯着她侧脸看了半响,伸出手摸摸她的额头,在确认她没有发烧之后,才包容的自言自语:“林默,你怎么了?没有发烧啊。”

“我没有在说笑话。”林默一把挣扎开他怀抱着她腰身的大掌,眉宇中带着怒气,眸子对上他的,一字一句的认真极了,“你要明白,我没有在和你说笑话,我是要和你分手,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分手,听懂了吗?”

这下白易才是真的急了,他大掌一把攥住了林默的肩膀,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眸子瞪大,瞳孔微缩:“林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要分手?”

“没有,你做的很好,是我的错,是我要分手。”

林默的语气低沉,心里痛苦极了,可是为了父亲她不得不这么做。她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抬起自己的脸蛋,笑的冷艳,手指点上白易的胸膛,带着厌烦:“白易,你不是想要问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吗?那我来告诉你。”

在白易疑惑的眼神中,林默小手攥紧,指节泛着青白,原本就美颜的脸上绽放出了一抹笑容,如同玫瑰一般伤人伤己,红唇微启,一字一句道:“第一你没钱,第二我厌了你!”

说罢,林默从沙发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将脸偏过去,不敢再看白易。她怕她一不留神就会心软,背着他,她能够听见他沉重的呼吸,带着痛苦和不舍。

但是为了父亲,她只能够决绝下来,头也不回的抬脚离开,高跟鞋踏在寂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凌厉,如同是一把刀子一般在白易的心脏切割着。

空气中留下林默悠悠的最后一句话:“呵,白易,别对我死缠乱打,这样我会瞧不起你的。”

天空阴暗一片,乌云密布,仿佛下一秒钟便要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从白易那里出来之后,站在了无人烟的十字街头,南下的寒流侵入她的五脏六腑,让她浑身冰冷不已。

双臂紧紧抱住自己,林默蹲坐在自己的车前,久久不能起身。

“喂,你帮我找一下齐丰羽现在在哪里?”

虽然落魄了,但原本有的姐妹还是可以用上的,林默这样一通电话出去,那头很快的就有了回复,“齐大少现在在金碧宁竹园,林默,你也知道金碧是什么地方,你自己别贸贸然闯进去,到时候吃亏的是你自己。”

“我知道了,谢谢了。”林默声音低沉艰涩。

“我们之间说什么谢,你家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够帮你一把的。”

“恩。”林默收起电话,看着阴沉的天气,浑身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低低的笑着,带着绝望。

金碧是什么地方,想必A市的人没有不知道的,那里白天闭户,夜夜笙箫。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做人肉买卖的地方,却没有任何警察敢查,更加不要说封了,只因为这金碧身后的大佬不是别人,正是齐家大少齐丰羽。

林默在所有人或萎靡或打量的眼神中走进了金碧,林默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女人在金碧中就只是一种存在:玩物!

尤其是林默像极了洋娃娃一般精致的脸蛋上洋溢着一种别样的成熟而清冷的气息,落在坐在金碧里面这群生活糜烂的人眼中,有一种格外而致命的吸引力。

尝多了海鲜大肉,谁人不想要尝一尝清粥小菜来换换口味。

林默无视一群恶狼的眼神,踩着一双高跟鞋,掩藏住心中的悲伤,一派从容的直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没有任何人阻拦。

电梯正好到达,林默刚走入就猛然从后面出来一群人,为首的那个人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笔直的西装裤衬托着一双爆发力十足的双腿,带着侵略的味道。

他刚刚走入,林默便觉得电梯的空气变得稀薄起来。

男人走进来,懒散的靠在电梯上,一双丹凤眼淡淡的挑着,上下打量着林默。一旁颇有眼色的人立刻上前,朝着顾七少谄媚的笑:“顾七少,这位姿色颇为不错啊。”

“恩。”顾七少随意的应了一声,淡淡的眸子一挑,翘起嘴角,指尖微微朝着林默勾了勾,如同是唤宠物一般的朝着其笑了,漫不经心。声音低沉:“你过来。”

林默眸色冷淡,平淡从容的朝着其勾了勾唇瓣;“抱歉,我不是夜场小姐。”

对方是谁她是知道的,顾家第七个孩子,同样也是顾家唯一一个儿子,生性风流,却没有想到将视线打到她的身上了。

从未被拒绝过的顾七少眸底掠过一层寒意,唇角掀起一抹讽刺:“要么你过来,要么我去捉你,你自己选择。”

电梯里因顾七少的存在,安静极了,就算是普通说话的语调,顾七少那凉薄的话语还是一字不落的落入了林默的耳朵中。

林默虽然在此之前从没有见过顾七少,但是却知道其的性子,喜欢温顺的女人。现在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将自己当成夜场小姐,如若自己反抗,想必他也是没有兴趣的。

于是乎,林默依旧从容的笑:“顾七少,我说过了,我不是夜场小姐。”

电梯里开着昏黄的灯光,打在两个人的身上,在这狭小的空间中有一种别样的诱惑之力。他抬眸懒洋洋的看了林默一眼,嘴角勾着不屑,身子却主动朝着林默欺压了过去。

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看着她的眸子中随意一扫而过,剩下的都是玩味,动作带着妖冶,将她大半的身子圈进了他的怀抱中,嘴角掀起,声线低哑:“乖,告诉我,你的台号是多少?”

林默承认,这样的男人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也是诱惑力十足的。她被他的肆意弄乱了三分的心智,可是等到听到他的话之时,她立刻将心神召回。

她嘴角勾起笑容,如同他的一般,似笑非笑:“顾七少是听不懂我的话吗?”

“呵。”顾七少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双眸子盯在她的脸上,伸手摸了摸她娇嫩的脸蛋,动作轻柔,“乖女孩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和我分辨这么多的。”

“女人。”顾七少的声音悦耳,徐徐的低笑了一声,带着不羁,不紧不慢,“乖,我的忍耐力有限。”

声音轻柔的如同是对情人的低喃,可是话语中的警告之意却是十足十的,慵懒的气息包裹着她。

她摊了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纯真的眸子闪耀着无辜,“我真不是。”

“无趣。”

顾七少的眸子猛然一转,带着厌恶和凉薄,从林默的身上退下去,伸手弹了弹不存在的灰尘,一双眸子淡漠。

“叮咚”一声,电梯达到了顾七少所去的楼层,顾七少看都不看林默一眼,抬腿迈了出来,身后的纷纷跟了出去,言语间还有着什么不识好歹的闲言碎语。

门再一次被关上,林默脸上的淡然猛然间换成了劫后的慌张,她退后一步,将身子抵在了电梯墙壁之上,樱桃小口大口呼吸着。

看来,她是使对了计策的,如果顾七少不吃这一套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电梯再一次开了,林默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昂首挺胸,踩着从容的步伐,走了出去。

金碧的顶楼分四个房间,分别是赏梅园,窥兰园,宁竹园,清菊园。每个包厢都不对外公开,是给A市这几个上层人物使用的,其中就有齐丰羽。

此时此刻的他斜斜的靠在了沙发上,怀中抱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她的四肢发软的瘫软在齐丰羽的怀中,漂亮的眸子中还带着一层朦胧的水汽,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掉落下来眼泪,但是搂着齐丰羽脖子的手不舍得放开,身体不由自主的贴着齐丰羽阳刚之气十足的健壮身体。

再加上齐丰羽一只不断游走在怀中女人身上的大掌,让人不用脑子想都能够知道刚刚这个包厢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自己面前的身影,齐丰羽漫不经心的眯眸,冷笑:“呵,你也是厉害,竟然找到了这种地方来。”

看着齐丰羽怀中娇笑的女人,林默瞬间感觉到了侮辱,可是她什么话都没有办法说。小手在身边攥紧,抿唇,眸子中带着哀求:“齐少,我和白易分手了,你能帮我一把了吗?”

“和你那个男友分手了?”漂亮的薄唇抿出似笑非笑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扣着红酒杯,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对上林默带着哀求的眸子,他突然间笑了,“你和男朋友分手,关我何事?”

听闻此话,林默一下子急了。但她努力的控制自己情绪,没有上前,无声的笑了笑:“齐少,你在别墅里面不是这个意思吗?”

“是吗?”齐丰羽勾起的嘴角中带着一抹嘲讽。抬眸,勾了勾手指,林默乖巧上前。

他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低头薄笑,“呵,我何时说过你分手我就帮你?从头到尾,只你一个人自作多情罢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