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倾城弃妃要休夫

更新时间:2019-06-02 17:14:16

倾城弃妃要休夫 已完结

倾城弃妃要休夫

来源:掌文 作者:本王在此 分类:历史 主角:阮秋言萧靖然

主角叫阮秋言萧靖然的书名叫《倾城弃妃要休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本王在此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通宵有危险,熬夜需谨慎。z市一场烧破天的大火葬送了国内知名网络作者阮秋言。据法医鉴定,软秋言熬夜猝死于火灾发生前。一时间,读者悲,作协痛。因猝死引起网文圈震荡的软秋言小姐一觉醒来,已是斜挂悬崖边,此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倾城弃妃要休夫 第13章 此话当真 免费试读

孰料萧靖然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委托把燕无归吓得不轻,监视人这等事,随便交给暗卫来做就是,杀鸡焉用牛刀,萧靖然简直暴殄天物。

“自然不是,此事只是其中之一,你不要小瞧她,本王觉得此女不简单,不然不会要你来亲自上阵,你就委屈这一阵,之后本王还有其他事要你做。好了,翻页,我们来说别的。”

萧靖然从柜子上取下一卷卷轴,燕无归把桌上杂物堆到一旁,两人各持一边把卷轴展开,一幅众国地图跃入眼帘。卷轴上,朝歌位于卷轴中心,此地领土面积最广,其次为南起,而北隅离朝歌最近。再往边上则为金越、长戈与燕淮。

此三国为边陲小国,经过近几年的发展,实力不容小觑,近来各国政局皆动荡不安,蕃国势力蠢蠢欲动,逼得朝歌不得不加速削蕃计划,萧君炎若真的动手,到时必定先以拿南起开刀,所以萧靖然必须先下手为强,防患于未然。

“此次边关作乱以长戈与燕淮为首,金越始终不出一兵一卒,城门紧闭不与其余两国交涉,金越退而求其次明哲保身,除此之外不确定是否还有其他用意。至于长戈与燕淮…”

阮秋言命厨房准备好午膳,亲自到书房来请人,走到门口时恰巧听见他们二人在讨论近来战事,顿住脚步挪到隐蔽处躲起来。

“一月前月半关一战,长戈燕淮战败,损失惨重,两国皆及时止损退兵,客观来说,长戈的兵力强于燕淮,眼下两国有结盟之意,好在边关平定初期,他们没有精力再战,只是假若他们真的结盟,南起情况不妙。”

假使只是长戈与燕淮,南起兵力尚能抗衡,不足为虑,问题在于朝歌对南起虎视眈眈,一旦长戈燕淮联盟,朝歌必定借此机会横插一脚,好不容易抓到机会灭南起,朝歌怎可能放过。

“话虽如此,我们只要想法子让他们联盟不成问题自然迎刃而解,长戈与燕淮常年关系不和,他们想结盟早结了,此番结盟无非下下之策,是被逼到没有法子,本身不稳的关系,要搅乱非难事,此事还得从长计议。你才回来,今日就留在王府用膳吧。”

萧靖然手指描摹着朝歌的领地轮廓,萧君炎已经盯上南起,赐婚是障眼法,试探是真,而今的南起兵力强盛,朝歌早欲除之而后快,苦于找不到时机。

假使长戈燕淮联盟攻打南起,南起兵力调往边关,都城防备削弱,朝歌定会借此机会出兵收下南起,故而绝不能让朝歌有机可乘。

“王爷,将军,妾身已命人备好膳食,妾身特来请两位移步前堂。”阮秋言敲了书房的门,规矩退后三步在门外等候,本来他还想听下去,鉴于他们交谈话题过于机密,加之他们皆为习武之人,感官清明,阮秋言不敢造次。

好奇害死猫,她再听下去,待被发觉她吃不了兜着走,萧靖然一直对她抱有怀疑,她若不安分守己,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她。

“哟,小媳妇来喊王爷吃饭呢。”燕无归笑嘻嘻对萧靖然挤眉弄眼,萧靖然当做看不见,收起卷轴放好,起身整理好衣裳去开了门。

燕无归被无视,愤愤不平诶了一声,拿过放在一旁的剑跟了上去。萧靖然推开门,只见阮秋言站在门外不远处,微笑看着他,风吹乱她的鬓发,萧靖然怔住片刻,缓步上前。

“王…王爷?”阮秋言忍着心虚开口唤萧靖然,萧靖然神情默然地抬起手,阮秋言条件反射闭上眼睛,脖子往后一缩心中暗道:完了,他会不会一掌把我拍死!

“你头发乱了。”萧靖然时常冷着张脸,纵是他动作温和,也感受不到他丁点柔情,萧靖然替阮秋言整理好鬓边碎发,顺手摸了一把阮秋言的脑袋。

阮秋言嘴角一抽,露出尴尬却不失礼貌的微笑道:“妾身谢王爷关怀。”燕无归从后面跟上来,在心底暗骂:酸!

“快走吧,再郎情妾意饭菜指不定凉了。”燕无归率先走在前头,他可不愿意跟在他们后面,看他们夫妻恩爱。

到底是宴请客人,阮秋言思量再三让人去请了阮湘文,早上捉弄阮湘文一番,阮秋言以为阮湘文会拒绝才对,谁知阮湘文一口答应。

燕无归一行人来到前堂时阮湘文已在等候,见到燕无归,阮湘文起身对燕无归规矩行礼,燕无归见到与阮秋言有几分相似的脸,脱口而出道:“想必这位就是王爷新纳的侧妃,那位相府的掌上明珠?”

侧妃身份乃是阮湘文的痛处,燕无归一开口无异于打了阮湘文的脸,阮湘文脸一白,碍于燕无归的身份不好发作,只得忍着怒气答:“正是妾身。”

燕无归点点头,不再多言寻了位置坐下,阮秋言与萧靖然随后才来到,阮湘文见他们果然是一起来的,越发觉得委屈。

阮秋言一踏进前堂就感受到一股炽热的眼神,阮秋言抬眼望去,只见阮湘文正怨毒地瞪着她,阮秋言在心底翻了个白眼,阮湘文就是把她看穿个洞来都不能把她取而代之。

“侧妃来得好早,可是早上吃得不够饱?才这样看着本宫?怪本宫迟来?”阮秋言笑眯眯在阮湘文边上的位置坐下,萧靖然显然不愿与阮湘文坐在一起,坐到了燕无归那头。

“怎么会,王妃多虑,只是家中有来客,妾身理应欢迎,自是不能迟来,毕竟妾身比不得王妃,妾身出了差错,可无人包容。”阮湘文端着知书达礼的派头,实则讥讽阮秋言得萧靖然庇护,自可随意来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