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更新时间:2019-05-25 08:10:47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已完结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来源:有书阁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主角:络青沉季尘如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佚名,主角是络青沉季尘如,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络青沉是谁?不怕告诉你,一个又丑又刁蛮还十分会演戏的戏精+心机婊!哈哈哈哈,想不到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第十三章 大难不死 免费试读

络青沉几乎是一路小跑,正当她气喘吁吁地跑到她养父的住处时,正巧养父从屋子里出来。

见她这幅着急的样子,养父是一脸的不解。

父女二人正要说些什么,突然从天而降四个黑衣人!

其中一个黑衣人见络青沉在,先是蹙了眉,而后像是想到什么,目露凶光道“杀!”

络青沉大骇,转身将父亲挡在身后大喊:“爹,跑!”

说罢,她随手抄起一块木棍冲了上去。养父虽已年过不惑,但还是拉过络青沉,站在了她前面。

七尺高的魁梧汉子,面临四个,毅然决然地选择保护与自己无血缘关系的女儿:“我跟你早已断绝关系,你给我赶紧滚。”

看着面带杀意的刺客,络青沉的眼眶盈满泪珠,她想拉走父亲,奈何力气太小。正当这危机关头,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手持短剑,挡在了父女二人身前。

不出半柱香的时间,四个黑衣人统统倒地。

络青沉就这样看着眼前的剑霜,一个一个击毙那些刺客。待剑霜收剑后,络青沉上前扶手弯腰:“多谢姑娘于我父女二人的救命之恩,他日我定报此恩。”

剑霜上下打量了眼前不卑不亢的络青沉一眼,只吐了两个字“不必”便消失在他二人眼前。

彼时剑霜并不知道,日后,自己会因络青沉的一句话,留下这条命。

络青沉返身安抚养父,将屋内的行礼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正当她收拾行礼之时,忽地发觉养父的枕下藏着一块丝帕!

那丝帕是琉璃锦所制,只有宫中才有,从小便是农户出生的养父又怎会有这东西?

最诡异的是,那丝帕上竟还染着血迹。鸳鸯旁,似是有人用血写了一个玉字。络青沉蹙眉,当今皇后小字便是青玉,这是暗指凶手是当今皇后么。

门外的养父在催促,络青沉顾不得许多,收起了那块丝帕。

而就在此时,季尘如不知从哪儿收到,赶了过来。

络青沉出门便看到季尘如从马车上下来,正要迎上前,养父脱口一句:“阿尘,是你么?”

这句阿尘,犹如一记重击,击中络青沉脑海中沉睡的那根弦。络青沉顿觉头像是被针刺一般难受,扶额,她像是看到一个小女孩,正笑着牵着一个男孩,嘴里喊着—阿尘,阿尘。

他叫的这句阿尘,就连季尘如也吓地直接愣在了那儿。

“林,林叔,是,我是阿尘。没想到,您还记得我。”季尘如上前躬身,被林栋抬手扶起。

看着眼前的季尘如,林栋想起往昔,不禁老泪盈眶:“孩子,十多年了,老朽是再也没见过你。没想到,你竟是当今太子。当年,要不是我上山去,你母亲她也不至于......唉。”

经林栋这么一说,季尘如不禁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当年之事,是他心里永远都过不去的坎。

那年母妃的身子刚好一些,叛军便进了东郭村。为保护他,母妃自己跑了出去,吸引叛军的注意力。而季尘如则只能躲在地窖里,孤独地等待叛军离去。

就在那日,季尘如的母妃死在了叛军的刀下。也是在那日,一直保护他们母子二人的林栋,带着年幼的络青沉上山去采药。

待林栋回来后,就发现只有目光呆滞的季尘如。

大难不死后,季尘如发誓要报仇。待父亲坐稳帝位后,小尘如诱骗村里的大人,将王府的信物送出了村。元帝得知儿子还活着,大喜,立刻便派人将季尘如接了回来。

回到宫中,季尘如第一件事便是杀了那日带头的叛军。将他凌迟处死不说,还当着他的面,杀死了他怀着孕的妻子!

年仅十岁的季尘如,第一次在元帝面前展现了他残忍冷血的一面。也是那一次,让元帝开始相信,他这个儿子将来必成大器。

大难不死的季尘如开始整日玩乐,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他沉迷酒色不愿醒。

元帝对此一筹莫展,也曾让公孙皇后劝过很多次,奈何并未有任何用处。没有人知道,季尘如的颓废和纨绔,都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季尘如是万万想不到,当年的屠村根本不是元帝为所。而待他最好,他最亲近之人,却是欺骗和对他伤害最深之人。

想起这些,季尘如不禁红了眼眶,他扶着林栋道“林叔,这里不安全,去我府上,我们爷俩好好唠唠。”

“好。”说着,二人就上了马车。

见络青沉似是在寻什么,季尘如下意识地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心中了然。她毕然是发现什么,才会开始找证据。

果不其然,络青沉在为首的一个刺客怀中,找到了一块巴掌大的令牌。上面赫然刻着两个字—公孙!

看样子,凶手果然是当今皇后—公孙柔。她想要灭口,还想要拿到证据。

络青沉收起那块令牌,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踏上了回太子府的马车。

一路上林栋都在和季尘如谈笑,仿若刚才并未有人来杀他们。只有络青沉知道,林栋是不想季尘如因他们的事担忧。

络青沉一脸肃然。她紧握袖中藏着的令牌,心中暗想,既然要置他们于死地,那她也不必手下留情了。

待安顿好林栋后,络青沉将季尘如单独叫了出来,掏出袖中的那块丝帕。

季尘如一眼便认出,那是自己母妃的贴身之物。他颤抖着双手捧着丝帕,待看到上面的玉字后更是骇然。难道,当年害死母妃的,真的是待自己如亲生母亲一般的公孙柔!

天呐,原来这些年,自己一直认贼做母。

那她对自己的好,也是装出来的,为了博取父皇的宠爱?怪不得,怪不得母妃死后,她就对自己那么殷勤。怪不得她要灭络青沉母女二人之口,当年母妃是暂居在林栋家,她要的便是毁尸灭迹。

好歹毒的用心,没想到她竟为东宫之位不惜。

死死握着手中的丝帕,季尘如闭眸,两滴泪竟从他眼里掉了出来。见他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络青沉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背:“是那个女人太过工于心计,不怨你。”

季尘如心里十分难过,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安抚自己的络青沉。被他抱住的络青沉心里小小地滑过惊讶,而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