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不安

更新时间:2019-05-25 08:07:57

不安 已完结

不安

来源:掌中云 作者:雨无痕泪满衣 分类:玄幻 主角:矢泽灯神辈恩雅

《不安》是一本玄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雨无痕泪满衣,主人公叫矢泽灯神辈恩雅,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矢泽灯神辈与所有同龄人本没有任何区别——喜欢着激烈的射击类游戏,跟热情的摇滚音乐。本该如此平静生活下去的他,却不幸被卷入了大团伙的犯罪。朋友为了保护他而倒下的那一瞬间,也让他的心灵困入了恐惧之中,再也...展开

本书标签: 虐恋情深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不安 E:拒绝者,赛丽娅① 免费试读

夜里不会有人倾听我的心事

白日更不需要期待

因为明天无异于今日

唯一不同的是

今天算是过去了

但明天是未知的

未知就是我的恐惧

------------------------------------------

虽然暂时已经脱险,但是我们现在不能让您一个人回家。那样太容易被追踪到了,所以请跟我们一起去人多的车站广场之类的再分头吧。

另外...那条裤子,希望您回家后立马销毁它,以免给您带来无妄之灾。

对于这次您所遭遇的危险,我们非常抱歉...但是此刻却没有办法给您补偿,还得劳累您冒着危险跟着我们走。真的很对不起,矢泽先生。

走在月夜下洒满银光的小路上,恩雅对着被十五个女性包围着前进的灯神辈郑重的道歉。灯神辈的腹部整个露在了外头,他的上衣有一部分在攻击中也被打烂,而他现在所穿的裤子则是恩雅从自己的白袍上撕下来让另外一个不知名的圣女缝合后给他的。

“不...没什么!我才是要道歉...真惭愧,竟然要一群女性来保护我...”虽然没有减缓脚步,但随着灯神辈的回答声音越来越小,头也是越来越低。

“矢泽先生很内向呢,话也不多。矢泽先生平时都是这样的吗?您似乎有很多心事,但您却不懂得去倾诉,或者...没有倾诉的对象?”

从灯神辈的身边传来温和的女孩子声音—他侧头看去,发现那是一个跟其他圣女一样全身包在白袍中,带着面纱的瘦弱圣女。

她有着一头柔顺的亚麻色长直发,从中间分开梳向两方,露出了皎好圆挺的额头,那细腻的白皙像刚剥开的鸡蛋般诱人。

可是接下去的双眼却被绸缎蒙住,显然是一个盲人,但此刻却如同正常人那样行走自如。

甚至仿佛可以看见到灯神辈投来的目光,她还特地微微侧头以示敬意,那张美丽优雅的鹅蛋脸透过了面纱跟绸缎、给予了灯神辈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这个圣女的眼睛正透过了绸缎,正在直视着他的内心一样。

“啊..嗯。”灯神辈在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魔力视线下感到慌乱,而在听清那位圣女的话语时,他下意识地作出了敷衍回答。

“我叫赛丽娅,矢泽先生。在这些人中除了恩雅姐姐之外,就属我最大了。如果您需要一位倾听者,我愿意为您效劳。在去到车站之前,我还有时间为您祈福。我希望,这次的相遇能够带给你一些正面的帮助。”

虽然没有得到灯神辈的认真回答,但自称赛丽娅的圣女却只是微微笑着,毫不在意。她的声音婉转而悦耳,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夹杂在其中。

我们都是圣职者,平时的工作也就是带给人们启示与祝福。虽然我的年纪并不算大,也不算得上睿智,但请相信我,相信我们吧。我们生来就是为了带给人们幸福,即便是年纪最小的贝莉娜,她也已经在履行这份神圣的职责。

不管您有怎么样的故事,只要愿意倾诉,我相信,一切都会好很多的。在不算漫长的生命中,我与数百的告解者相遇相知,我成功地进入了他们的内心,令他们放下那些沉重的负担,勇敢大步向前...没有永远的迷途羔羊,只是缺乏一个引路者罢了。我说了这么多,您现在愿意对我说些什么了吗?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说好。谢谢...非常谢谢你!但我想、我想我会自己得出...答案的吧。”低着头的矢泽灯神辈,视线只一直放在双脚前一点的地面上。

尽管赛丽娅圣女的话语有一种奇妙的魔力吸引住他,但在这个问题上,他却始终不能“踏”出自己的第一步。

他在恐惧着什么吗?

他在为什么感到不安吗?

可他不是已经敢冲出去保护恩雅了吗?

压在他身上的东西,是心理医生们嗤之以鼻的小问题。但是他们在面对灯神辈的时候,只能对灯神辈的双亲举起白旗。

这个男人的不安与恐惧导致他的自闭,令其不敢走出家门,暴躁抑郁,与社会失联。

并不是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啊,可就是无法攻克!

无数人曾经试图开导灯神辈,也有人成功的令他试探性地伸出脚来。

可是在即将踏出他心中的木屋时,却总是会因为旁人对他的一点小小不友好、或是什么坏事而轻易地失去这股冲动。

他的心是受了伤不错,但这样的伤应该是可以痊愈的啊!

然而就仿佛是他拒绝痊愈一样,他的伤口始终都在流血,他始终不能得到拯救。

时至如今,他一次也没有...一次也没有踏出心中的木屋。

就算是现在,名为赛丽娅的圣女小姐对他伸出了手...可是他依然拒绝去握住她。

或许...他已经对自己绝望,早已放弃想要得救的心情,以避免再次失望吧。

但是赛丽娅并没有放弃,她依然保持自己的微笑,在心中打着腹稿。

可是当她想要让移开视线的矢泽灯神辈把视线移回来时,她身旁的高挑大圣女—恩雅,却伸手阻挡了她。

在赛丽娅回头看向她的时候,大圣女面无表情,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哎...好吧。”被阻止了之后,赛丽娅轻叹了一声。但她没有询问恩雅的意图—因为她们早已无需疑问。

当恩雅阻止了她,她便彻底放弃,等待恩雅的行动。

只是,显然一脸悲伤的她还是为此感到非常的可惜。

----------------------------------------------------在马路的另外一边,优雅贵族一般的他孤身站在路的中间。

此刻他身边的路灯与监控已经全部被,月光自由地倾洒在他的身上,将他的金发与他的身姿映出了梦一般的美感。

这个优雅的贵族青年,他的名字叫米佧纳·罗让·恩布里多—现年二十七岁,出身于神职家庭,幸福美满。

在六岁时,他便被他如今所在的神秘教会组织的学校录入,更在八岁时正式受教皇洗礼而加入教会内部,成为年纪最小的成员。一丝不苟的他认真地对待一切,虔诚敬拜着神祇,不管是热情还是能力都高于其他人。很快就在二十五岁时升职外务神官,在同时被教皇赐婚,如今已育有一子。

他今天之所以会站在这里,是因为他接到了命令—将背叛神的人带回去,不论生死。

在大约三十分钟之前,他与隶属他的教会人员追上了那群叛徒。

然而不知道发生什么差错,隐藏在旁的暗杀部队成员自己跳了出来,但这对他而言也只是小差错罢了。

在对方先声夺人,叱呵他带出了暗杀部队时,他沉着的反击对方:太过天真。

那些叛徒是真的很天真,她们分作两队,为首者带着三个身形接近主要目标的人往另外一边逃去,而其他人则是按照她们原定的逃跑路线继续跑...

她们在羞辱我吗?他不禁在心中泛起这样的自问。

看上去就是一目了然的诱饵,假目标。

虽然也有可能、对方正是想要制造出这样的错觉给他看,但是他太了解那个女人...她太过仁慈,只会把自己当做一个牺牲者,所以她一定是诱饵的那一边!

而就他所知的,其中有一个叛徒的能力是开启传送门,可以传送到她所认识的人身边。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的意图也是显而易见了。

当时,在圣女们开始分头逃跑的时候,米佧納只是站在原地轻描淡写的分配了人员,就自己带着人追着对方的大部队去了,毕竟不管怎么说,他的目标只有那个被叫做【莉切莉雅】的圣女。

但就在快要围住对方的时候,被叫做小竺的圣女忽然从空中掉落出来。

要说米佧納有什么算错的地方,那就是小竺的【传送】的程度了。

本来以为只能让少数几个人通过的通道,在小竺大口呕血的催动下,令包括她本人在内的所有人成功地进入了通道中。

发射过去的子弹就这样落空了。

所以米佧納现在站在这里—这说明他已收起了轻视之心。

此刻,他那看不见的神术波动覆盖了方圆两公里。

他无需用眼去看,脑海里就出现了那一队共十六人的行踪。

多出来了...一个。

米佧納睁开了双眼,现在无需消耗力量维持他的心眼感知,他已经可以用自己的肉眼捕捉到他们的行踪。

拒绝者:赛丽娅

称号由来是她的能力—叹息之壁,可以把一切都拒绝在壁外的神之力

叹息之壁,本是神庭墙门的凡间称呼。

在持有神之力的名为赛丽娅·法米利的圣女手中时,是会在其面前出现的半透明的金色巨大墙壁—最大能达到一公里宽,六百米高,二十米厚!

往壁正面方向的任何向她移动的物体都会受到强大压力,任何向她传播的能量都会加速消耗。

理论上,是绝对没有任何凡间能力能够攻击到壁之后的圣女的。

然而作为这份强大的代价,在树立叹息之壁的过程中,圣女赛丽娅·法米利也无法移动自己,更无法移动墙壁。

除非是收起墙壁再次地树立!

树立最大墙壁时间需要四秒,从小墙壁慢慢变大的话每秒也只增大一些,这便是身为凡人的赛丽娅·法米利能够使用的最大力量。

赛丽娅的外观:

她有着一头柔顺的亚麻色长直发,从中间分开梳向两方,露出了皎好圆挺的额头,那细腻的白皙像刚剥开的鸡蛋般诱人。再往下看,是一条褐色的写满了咒文的绸缎,盖住了她的眼睛。长长的绸缎往后延去,在她后脑上的秀发穿过后打了一个结慢慢垂下。

她笔挺的鼻梁顶起了绸缎,在下面露出了诱人遐想的一条细缝,让人很想窥视一下,有着这样美丽脸庞的女孩到底有着怎样的一双眼睛。

在那之下,是显小却有着健康樱红的嘴唇。优雅的鹅蛋脸令她看上去像一位贵族的深闺小姐,年纪虽小却已有迷人的风情。就像一朵夜间的花蕾,正在幽幽盛开。

今年二十二岁,血型为O,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

喜欢热闹的环境,讨厌反复刺耳而无意义的声音。

喜欢吃糕点,不喜欢需要费力剥开的食材。

用一句恩雅的话语来评价她,那就是—虽然目盲,却不心瞎。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