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一品女相

更新时间:2019-12-13 23:10:51

一品女相 已完结

一品女相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清和月 分类:言情 主角:华世宜卫卿

主角叫华世宜卫卿的小说叫《一品女相》,本小说的作者是清和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华世宜叹了口气,她仕途顺遂,可惜情路坎坷,青梅竹马陷害她于水深火热,未婚夫嫌弃她只懂文墨,丈夫老谋深算活像只狐狸,不过她还偏生喜欢狐狸,这样才配她的铁腕手段,俗称以柔克刚。卫卿耸了耸肩膀,我倒不是非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品女相 第二十章 大乱 免费试读

华虎不动,随后默默将目光看向了龚晓霜,他讷讷道:“你......你有没有?”

龚晓霜愣住,回望了过去,“有个屁,她那是心虚了知道不。”

华虎叹气,“真的么?”

华母跺了跺脚,“还管真的假的干啥啊,我们今晚睡哪!”

华虎沉声,“跟我来吧,我在外头租了个院子。”

龚晓霜心里仿佛有一团棉絮堵着似得,她知道华虎说的是哪里,一定是那个卖酒女,他竟然还租了一个院子给她?

华宅,甘云梦亲自替师天音换上衣服,将额头上的血迹擦干,可惜还是损了她那清丽无双的脸庞,华清如与华世宜跪在地上,姐妹两个哭得快要脱力,还是杨嬷嬷将她们搂在怀里哄着才缓过来。

“你们爹爹,走了四个月了吧。”甘云梦突然道。

华清如点头,“是,时常寄信来。”

“我会在这里等着他。”甘云梦轻叹息,望着师天音,她也曾经是羡慕着她的,她有丈夫的疼爱,而且还是亡夫唯一的一个妹妹,公公若在京中得知,他这一双儿女,皆被奸人所害,心中该如何痛心?何况清如跟世宜还这么小,她们又该如何在华家自处?

“夫人!”丫鬟急匆匆跑了回来,“夫人,不可挂白布了。”

“为何?”甘云梦。

“女帝生了皇子,大赦天下,以示庆贺,若遇白事,不可大肆操办。”

甘云梦一愣,皇子......“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既然女帝生了皇子,看来公公很快就会被放回来了,她打定主意后,便道:“既然不能大肆操办,就在正堂设立灵堂,让去给华慈送信的人,快马加鞭去,还能赶得上见最后一面。”

“夫人,去盛京起码一个月,七天内,怕是......”

“试试吧,若见不着,恐怕遗憾终生。”甘云梦闭上了眼睛,她便是那个连最后一面都看不着的人,说话间,华世宜的小手拉住了甘云梦的袖子。

“世宜?”

华世宜擦了擦眼睛,抽噎道:“大伯母的奸夫,叫黑二,身材比大伯父高一些,左边脸上有一颗大黑痣,我见过,我不会忘。”

甘云梦揽住了她,“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了,龚晓霜这条命,我要定了。”

华世宜扑进甘云梦怀中,年纪还小的她,大多数对于这个舅母的印象就是严厉与严谨,可就是这样几近严苛的舅母,成了她们母女三人的守护神,她瘦弱的肩膀上,还要撑起整个师家。

好不容易将两个孩子哄睡着了,甘云梦站在正堂里,看着这天慢慢暗下去,又慢慢的升起来,直到门口有人匆匆跑了回来,那是自家的小厮,甘云梦认得出。

“夫人,人找到了,在西郊的市集里,是个偷鸡摸狗之辈,跟龚晓霜算是远房亲戚。”

“华虎他们去了哪里?”

“好像在隔壁巷的一个小院里,我听见他们在争吵,好似,华虎带了一个女人回来,那女人还有孩子,华家老夫人很高兴,龚晓霜正在闹。”

“把这个黑二好好看着,等华慈回来,再拎出来。”

“是。”

“咳咳咳咳......”杨嬷嬷心疼的给甘云梦拿了个手炉,“夫人,折腾了一日,你要不休息会吧。”

“我不能休息,全靠一口气吊着,我若是倒下了,师家就没人了。”

“可老太爷不是快回来了么?”

“老太爷如今一把年纪,中年丧子,晚年丧女,他禁不住的。”甘云梦拉住了杨嬷嬷,凝神道:“照顾好世宜,师家将来,也许还要靠她了。”

“可她只是个外孙女,早晚要嫁人的。”

“谢家在,就算是个外孙女,也是能遮蔽这小小师家的。”甘云梦坐了下来,“我会把师家撑住,在鸿熙成年之前,老太爷倒了,我也不能倒。”

“是。”

甘云梦继续坐着与师天音为伴,好似这样的大雪天,能让她更清醒一般,师天音还很年轻,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皱纹,躺在那的时候很安逸,宛如生前的时候。

而就在华世宜含泪入睡之际,盛京谢家正在遭受着灭顶之灾。

火,漫天大火燃烧着,顺着屋檐往上冲,耳边不断的传来惨叫声,谢容被家中亲卫夹在腋下突出重围,温热的鲜血喷洒在他的脸上,他眼睁睁瞧着那群穿着兵士甲胄服制的人闯入了他家,他的眼睛瞪的很大,火光在他的瞳孔中闪现。

“护送少主!”谢容被人丢了出去,他眼睁睁瞧着刚才还护着自己的亲卫被人砍掉了半个脑袋,那脑袋跟西瓜似得咕噜噜滚在地上,他的身子却还立着,以护卫的形态替他挡着敌人,谢容的胸腔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咆哮,他要杀了那些人!

他手里攥着一枚金锁片,他牢牢记得他冲出来的时候,娘奄奄一息的拉着自己,对自己说,去师家,找师太傅,求他庇佑自己,他眼中好像没有泪,可是心里却在滴血。

“少主!走啊!”亲卫们上了马,七八人护送他从别庄逃出,身后的追兵不断,他牢牢攥着手中的锁片,好像这个东西,能带给他活着的希望一般。

他在密林之中穿梭,回头望去,自家别院的火光几乎照亮了半个夜空,谢容严重好似有滔天的恨意,他将毕生铭记这灭族之仇。

盛京的所有人家,都在看着东边的那火龙,那是世代簪缨的谢家,那是掌握天下兵权的谢家,那是今晚刚在庆祝女帝得子的谢家。

华慈打开驿站的窗户,望着底下的水龙队飞快的往谢家赶去,不由大吃一惊,难道女帝这是防止外戚,准备卸磨杀驴?而就在此刻,城门大开的传来,一切不属于京官的地方官员皆连夜回管辖地,不得延误。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可是没人敢说半个字,只能默默收拾行囊,在那依旧不减的火势之中,坐着车离开盛京。

而就在此刻的岳阳高台上,冷眼观看这一切的人玩味地捏住了手中的酒杯,“她以为打开城门,让这些官员们回去,人多车多,就能护住那谢家的小崽子么?给我斩草除根,听到没。”

“是。”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