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傻夫丑妻乐翻天

更新时间:2019-11-08 16:55:41

傻夫丑妻乐翻天 连载中

傻夫丑妻乐翻天

来源:微阅云 作者:青莞儿 分类:穿越 主角:木羡鱼季临渊

主角叫木羡鱼季临渊的小说叫做《傻夫丑妻乐翻天》,它的作者是青莞儿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木羡鱼穿越了,堂堂神医居然穿越成了一个无盐丑女! 这便罢了,她的相公是个傻子? 瞅着小傻子天天被人欺负,垂涎小傻子美色的木羡鱼不干了。 她要斗恶人,发大财,改变形象带着美人小傻子走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傻夫丑妻乐翻天 第11章 放心,我死不了 免费试读

翌日一早,徐氏便邀功似的,主动对木羡鱼说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那位木小姐竟像是只发了疯的野狗一样,拦住了要进去给那周氏医治的许郎中!”

季临渊端着粥碗,小口小口地喝着,一双耳朵却是忍不住竖了起来,他也好奇木羡鱼到底是如何惩治那对母女的。

木羡鱼却是喝着粥,眉梢微扬。木婉清的举动,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毕竟是她清清楚楚地告诉木婉清,周氏病着,她才收留了她们—换言之,木婉清想要留在庄子上,周氏就必须病着。

虽然不知道周氏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可万一被许郎中给医好了,她们母女岂不是还要回东篱村那穷山恶水之地?

尤其是在见识到了木羡鱼在这庄子上的地位之后,她更加不会甘心离开。

可惜,走不走由不得她们。

而且,经此事,周氏心中必然会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生出嫌隙来,而木婉清,也会对她的娘亲大为不满。

她就是要看这对极品的母女之间,还能翻出什么样的浪花来。

徐氏从自己的胸前恭恭敬敬地掏出了一张单子来,呈到了木羡鱼的面前,“这是昨夜夫人吩咐老奴让那位木小姐签下的欠条。”

木羡鱼粗略地扫了一眼,这徐氏倒也是个会办事的,她不过是说那本孤本价值千两,徐氏就直接在这张欠条上写了一千两的数目,甚至还是黄金。

木羡鱼看着下面那枚鲜红的手印,甚至依稀觉得自己还能嗅到上面淡淡飘散着的血腥味。

不管怎么说,她总算是替这具身体的原主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足足听这徐氏絮叨了一个早上,木羡鱼吩咐徐氏去给她做上几件衣服之后,便从管事那里要来了一只竹筐,想要到这庄子的后山上去逛一逛。

她初到这里的时候便注意到了,这庄子的后山,简直就是一块未被的原始森林,她想要的草药,或许这山上都会有。

季临渊嚷着要跟她一道去,吵闹不休,无奈,木羡鱼只好也带上了他。

前世有天人五衰的她,如今得了这副健康的身子,木羡鱼简直就像是一只灵活的猴子,上蹿下跳,没有半刻停歇。

饶是季临渊,都不由得在心里暗自佩服木羡鱼的活力。

围着整座山转了几圈,木羡鱼的竹筐里已经盛满了各式各样的草药,季临渊默不作声地跟在她身后,一双眼睛却是半刻都不曾从木羡鱼的身上离开过。

她竟然真的精通医术?

昨夜被木婉清毁了的的确是前朝被奉为药王的人留下的手札孤本,他也是偶然才得到,放在了书架上不起眼的角落里。

谁知木羡鱼原本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便看的津津有味。

但其实里面的内容晦涩难懂,若非在医术上有所造诣,旁人绝不可能看懂。

甚至,在昨夜木婉清被徐氏拉出去之后,木羡鱼还亲自掌灯,把凌乱的残页拼凑起来,誊抄了下来。

季临渊只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了。

“小心!”木羡鱼突然低吼了一声。

季临渊脚步一顿,身体下意识地僵直在原地。

顺着木羡鱼透着几分紧张的目光向旁望去,才看见,他身后,竟是不知何时悄悄跟上了一条斑纹蛇!此时正吐着猩红的信子,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木羡鱼的食指比在唇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指尖捻起了一枚银针,屏住呼吸,想要找准时机,一招毙命。

可那条斑纹蛇却像是察觉到了危险一样,整个身体都藏在枯枝败叶的掩护下,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木羡鱼压低了声音,悄悄给季临渊比了一个让他慢慢走开的手势。

可谁知,季临渊还未来得及动一下,那条斑纹蛇竟是突然间腾空而去,立刻朝着季临渊的小腿咬了过去!

“该死!”木羡鱼低低咒骂了一声,手上银针飞出,正中那蛇的七寸。

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季临渊似乎被那斑纹蛇吓了一跳,身体栽倒,小腿上露出了两个小小的血洞。

木羡鱼急忙跳到了季临渊的身边,用身上的腰带束在了季临渊的伤口上方,撕开他腿上的衣料,一双柔软的唇便立刻贴了上去。

酥酥麻麻的感觉在皮肤上缓缓蔓延开来,季临渊看着木羡鱼的后脑勺,心中缓缓漾开了一抹有些陌生的感觉。

木羡鱼没有注意到,季临渊的双手,偷偷在头顶打出了一个暗号,林间的树叶沙沙作响,却感觉不到任何风丝。

一炷香的时间后,木羡鱼反复探了季临渊几次脉搏,确认他无事之后,才终于把能解蛇毒的草药敷在了他的伤口之上。

整个人累的瘫倒在一边。

季临渊看到,她的嘴唇,竟是隐隐现出了青黑之色,心中生出些许不安。

瞧见季临渊用这样的眼神打量自己,木羡鱼先是轻笑了一声,勉强抬起无力的胳膊,打在了季临渊的头上。

嘴上还没好气地教训道,“知道害怕了?”

季临渊点了点头。

木羡鱼却笑得轻松,她摆了摆手,“放心,我死不了。”

只是这蛇毒比她想象中要厉害,她需要时间恢复。

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季临渊一直在勉强地找各种各样听上去略显无聊的问题,还非要逼着木羡鱼说出个所以然来。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确定,木羡鱼的意识还清醒着,她还没死。

而他,不想让她死。

两个时辰后,木羡鱼唇上的青黑之色总算是散去了不少,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

今日这药是采不成了,两个人只好互相搀扶着,下了山。

回到庄子上,远远便望见宅院门口站满了人,木羡鱼和季临渊的心里,本能地生出了几分不太好的预感。

一路蹒跚着走到了宅院门口,木羡鱼才看见,她的院子里,竟被人摆好了香案。

与此同时,一道刻薄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给我泼!”

还未等木羡鱼反应过来,视线便被暗沉的红色盈满,随之而来的,还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木羡鱼微微皱眉,这是—黑狗血?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