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与尸同行

更新时间:2019-10-31 12:21:14

与尸同行 连载中

与尸同行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笔下风流 分类:灵异 主角:杨尘南雨忆

《与尸同行》是由作者笔下风流创作的灵异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与尸同行》精彩节选:我被捞尸人从江中捞起,本以为会在寿衣店终老,再也找不回失去的记忆,直到有一个打着红色油伞的女人和我做了交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与尸同行 第十章 余怨 免费试读

我因未曾探到她的脉搏心中愕然,摸心跳又是绝对行不通的,我便去探她的鼻息,依旧没有。

怎么会有人没有脉搏鼻息?莫非,南雨忆真的死了?鬼怪之说,莫非是真的吗?

我正愣神,南雨忆突然张开了嘴,牙齿森森,朝我胳膊咬来,李儒似乎早有预料,及时拉开我的手。

景姨哀嚎一声,眼泪又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我不相信,想再去试一次,李儒拉住我,冲我摇摇头:“别去,她能吸你身上的阳气。”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雨忆,我可怜的雨忆啊,告诉妈这都是假的!”景姨难过得快要昏厥。

没人再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这个可怜女人发泄,我看向南雨忆,她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看上去十分冷漠,与昨晚没有什么差别,这种冷漠并不正常,与其说是冷漠,不如说是她无法做出其他表情—她已经无法控制脸上的肌肉了。

等到景姨稍微冷静了一些,李儒才说:“她必须离开,现在有两种方法,一是完成她未了的心愿,二是我强行送她走。”

景姨没怎么纠结就选了第一条路,她哑着嗓子说:“雨忆,你有什么没了的心愿,就和妈说,妈帮你。”说着说着,她的眼泪竟然又掉了下来。

南雨忆没有一点反应,景姨泪眼婆娑求助地看向李儒。

“她这种状态无法直接表明自己未了的心愿,但逗留阳世的三月期间,她一定透露过,”李儒又想起什么,肯定地说,“一定有什么是关键。”

景姨在嘴里念了许多遍,努力地想着曾经的事。

我灵机一动,说:“会不会和南雨忆的爸爸有关系?”

李儒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你终于信了,现在南雨忆的事要紧,即使气得牙痒痒,我也忍住了。

我话刚落,王许言和景姨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变了,景姨的反应更大一些,几秒后,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哭着说:“我知道了!雨忆是想见她爸,雨忆肯定是想见她爸!”

从景姨的叙述中,我知道了南雨忆自幼学习古琴,小学六一汇演时,南雨忆有一个古琴独奏的节目,这个节目就是《离人曲》南雨忆把这件事当做很自豪的事,和她爸说了好几遍希望他能来,可南雨忆的爸爸终究没有出现。

南雨忆再也没机会为她爸弹上一次古琴,她的手在后来的一次意外中摔断了,她便再也没碰过,直到三月前,她突然弹起了《离人曲》

或许这件事南雨忆从未忘怀,她希望能够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表演,希望能得到这个男人的夸奖,可三个月的弹奏,她从来没有等到过他。

我不由疑惑,“南雨忆爸爸三个月都没回来?”

景姨没有回答,她痛苦地问:“如果…如果雨忆见到她父亲后失望了,会有影响吗?”

“死人的愿望比活人要简单的多,”李儒又给她打了一剂定心针,“即使出了意外,我也会把她送走,不会伤她分毫。”

景姨脸上的忧色并没有减轻多少,她点点头:“好,我…我这就去把她父亲给叫来,许言,你跟我一起去。”

王许言很明显也是知道南雨忆家中的情况的,她应了一声,就和景姨一起朝外走去。

经过南雨忆身边时,景姨的眼泪又止不住往下落,王许言轻轻抱了抱她。

我也想跟上去,景姨却发话了,“小杨,麻烦你在这帮我照顾雨忆了。”

我意识到了,她不愿意让我一同去。

她们俩出去了,屋内就只剩下我和李儒两个人,还有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南雨忆。

李儒越过我坐到沙发上,坐姿有些古怪,屋内光线暗,刚才情况又危急,我这才发现李儒的脸更白了,似乎…是了。

他突然吩咐我:“把琴和琴桌都搬到这里来。”

看他脸色这么差,我便也没和他争执,老老实实去办他吩咐的事情,南雨忆房里有股臭味,并不太重,可整间屋子都是。

世界上难道真的有鬼和僵尸这类东西吗?我感觉我的世界观摇摇欲坠。

我先把琴桌和琴凳拿了出去,出去时,南雨忆已经站起来了,表情冷漠,身体僵直,我心中一惊,李儒没和我解释什么,只是让我把东西放好。

我把桌凳安置好后,李儒从包里拿出一个摇铃,随着**响起,南雨忆慢慢地朝桌凳那边走去,坐到了凳子上,我又进去把琴拿出来,小心地把琴放到了桌上。

准备就绪后,我坐到李儒旁边,李儒闭着眼睛没搭理我。

我无聊之下,就开始思索,怎么景姨和王许言要专门跑上一趟,现在手机不是已经很普遍了吗?

几个钟头过去,景姨和王许言终于回来了,除了她们,还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人,一动也不动,这就是南雨忆的父亲吗?

景姨和王许言都没有要和我们解释的意思,景姨问李儒接下来该怎么办。

即使南雨忆父亲是这副模样,李儒脸上也没任何变化,似乎已经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场面,他两手掐诀,南雨忆背后的黄符立即飞了下来,与此同时,那股腐烂的气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南雨忆脸上的神情依旧冷漠,她缓缓张口,冰冷艰涩的话从她口中流出,“爸爸,我好想你。”

景姨抹了抹眼泪,轮椅上的男人却没有一点反应,一个念头出现在我脑中,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很多事情就能说通了—他是植物人!

王许言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微微点了点头。

南雨忆依旧在说话,她说:“我终于见到你了,爸爸,我给你弹琴,你还没见过我弹琴呢。”

她慢慢拨动琴弦,琴音奏起,歌声也响起,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这声音远不如第一次听到的动人。

南雨忆手指拨弄琴弦的速度越发慢,她的指尖一点点腐烂,碎肉星星点点散落在琴上,喉咙里发出的歌声也越来越古怪,无论从哪种角度,这一幕都是诡异得不行。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