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蛊神传说

更新时间:2019-10-30 13:49:24

蛊神传说 连载中

蛊神传说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蛊神 分类:灵异 主角:冯成林诗雅

热门小说《蛊神传说》由蛊神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故事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冯成林诗雅,内容主要讲述:撞破老板好事被辞退,只好回云南老家。谁知还没到家就被传说中的毒蛊师给害了。满身狼狈的赶回家,却发现家里没人,只有外婆留下的一封信。原来,我的家族竟是炼蛊术士一脉,现在,更是被牵入关乎人类生存的大事件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蛊神传说 第六章 万毒山 免费试读

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二春哥正风尘仆仆的站在那里。

“二春哥?”我有些吃惊,二春哥不是应该在家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这里虽说只是云甸大山中的一个小镇,可是距离苗寨不算山路,也有几十里地,我想在这里遇到二春哥,不会是一个巧合。

我急忙的向二春哥跑了过去,就问他,为啥也来这里了?

二春哥埋怨的看了我一眼说,要不是因为你,**嘛要跑这么远。说完还在我身上打了一拳,说,你小子现在长大了啊,跑的比兔子都快,都追了你四个小时,才追上!

我连忙回答,说哪有啊,我这是因为珍爱生命。

二春哥不屑的撇撇嘴,说得了吧,我看你小子命硬的很,三天?三百年还差不多!

我知道二春哥这是安慰我,我也就没有否认,告诉他,我现在时间紧迫,我要抓紧这六天时间,否则别说三百年,就是能多活一天我都要拜菩萨。

还是赶路要紧,真没时间陪你,要是兄弟我命大,这一次能够侥幸逃出生天,以后再和你畅饮通宵达旦。

我这么一说,二春哥脸色立刻暗了下来,说咋啦,不认我这个兄弟啊,这么大老远的跑来,你要赶我走啊!

我连忙摇头,说怎么会,只是我现在真有事,我要去南山,去找一个道士。

当下我就把自己中毒的事情,对二春哥说了一遍,感觉心里有点儿抑郁,竟然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

二春哥安慰我,说你是男人嘛!动不动就哭鼻子,我不是来了嘛,我陪你一块去南山,去找那个牛鼻子道士,他要是不给你看好,我就拿把刀给他道观拆了。

我破涕为笑,二春哥能这么说,我心里很感动。但是我不想让二春哥陪我去,因为我知道要去南山,必须要过万毒山,而万毒山的惊险就是当地的老猎手也不敢轻易踏入,我这要是带着二春哥,自己死了倒是不打紧,万一二春哥出事了,还有老婆小孩一大家怎么办?

我立刻摇头,从二春哥手里抽出袖子。不让他和我去,我要单独行走。可是二春哥死活不同意,说这是二叔让他来的,还说了,二叔早年得了顽疾,寻遍医生也都没治好,最后是我外婆给他看好的,他要还这个情。

得嘞,话都说到这个分了,我也就不好拒绝了,只能和二春哥一起上路了。

然而没走多久,二春哥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瓶绿色的液体,让我喝下去。

我疑惑的盯着这么个奇怪的小瓶子,对着里面的液体充满好奇,就问他这是什么。

二春哥含笑说。

“这是能缓解毒性的好东西!”

“什么?可以缓解毒性?”

我有些不敢相信,问他从哪儿来的。

二春哥立刻摆出一副高傲的神态说。

“这是小爷自己配置的?”

我捂嘴轻笑,说你要能配出这玩意儿,还在家种什么地,专门出来给人解毒,来钱不是更快。

二春哥听出我的质疑,顿时急了,一瞪眼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立刻从怀里拽出一本泛黄的老书,扔给我说。

“你看看吧!”

我问他,你这是干嘛啊,别以为拿这玩意儿,就可以冒充神棍忽悠我。

二春哥也不回答,只是一个劲的催促我。还说自己的配药的知识,全是从这本书上面学来的。

二春哥这么一说,我顿时来了兴致,接过那本手册,缓缓打开,一打开的瞬间,整个人立刻变得古怪。

我有些微怒的问他,这书到底从哪来的,为什么上面会有我外婆的笔记?

一听我这么说,二春哥慌忙把书抢了去,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说是他无意中捡到的,按他的揣测,可能是外婆无意间丢在菜园子里的,他也是恰巧路过,捡了一个空!

而他,也正是从其中学会可配置解毒药的方法。

关于这些我懒得管,你捡的也好,还是外婆送你的也好,此刻,我只想知道这瓶子里的绿液到底有没有效果,我二话没说,直接给这绿液一口气喝光了。

“怎么样?”二春哥问我,“是不是好一点了?”

他这么一问,我立刻对自身进行感知。

我只觉得这液体酸甜苦辣甘辛咸,样样都有,喝到肚子里,就像是火一样,烧的我肠胃咕噜噜的响。

不多时,肠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整个人脸都青了,**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比沉重,就快要憋不住了。

我说,得嘞,你这到底是泻药还是解药,我现在一点也不好,只想上厕所。

好了,这一趟厕所,我愣是上了两三个小时。我很早就想出来,可我一提裤子肚子就咕噜噜的响,根本就憋不住的又蹲了回去。

直到下午两三点,我才从茅房里出来,和二春哥一起上路,沿路中,响屁不断,二春哥总是用手捂着鼻子,一脸嫌弃。我说,兄弟啊,你也别嫌弃我,这可都是你自己做的孽,谁让你配置的这玩意儿,我光拉肚,都拉了几十回了。

不过,还真别说,这两天,虽然一直拉肚子,但是确实感觉的到,身体比前两天要好多了,脸色也好了,身体里就像突然少了什么东西一样,轻了很多。

看来这绿液,还真有些效果。

我们一路前行,直到第五天的时候,终于翻过了第五坐山峰,下午就来到了云甸的朵唯耳江,朵唯耳江很宽,至少有百米宽,想要过江非常困难,我们沿江行走,想在江腰看看有没有过江的船夫。

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在一处高大的百年松树旁,看到了一艘木船停泊在江面上,而松树下正好睡着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穿着云甸的民族服装,脸上搭着一顶草帽,此刻正懒洋洋的睡觉。

对于大山里突然出现的渡船人,我和二春都有些惊喜,毕竟是要过江的,而江那边就是万毒山,在这里出现的渡船人,虽然很容易令人产生怀疑,可我不同,我急于渡江,也就不会想这么多。

走到松树下面,问那男子,过江不过,那男子浑浑噩噩的在睡梦中醒来,看到我二人,明显愣了愣。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一脸惊喜的问我们,是要渡江吗?

我和二春哥都答是,这男子一下就来了性质,说一次五十元。

我们也没有拒绝,虽然觉得有点贵,可人家常年靠着摆渡吃饭,也要也要养家糊口。

我很爽快的付了钱,可这里是大山深处,水流湍急,我们过江都花了半个小时。

在这半个小时里,我们知道船夫名字叫童庆,祖上一直都在这里撑篙,所以他算是继承了祖上的遗愿。

按他所说,这万毒山,非常凶险,毒物很多,外来人稍不留神就会命丧于此,他虽然不懂毒性,可是在这深山这么多年,也有自己的一套避毒的方法。

我们一路聊,总感觉和他非常投缘,尤其是最后上岸的时候,童庆居然要求送我们,我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心想有他一路陪同,走出万毒林,或许时间会减少很多。

或许今晚就可以到达南山了。

于是我们爽快的答应了,万毒山很冷清,这里仿佛真是毒的世界,就连一只鸟的叫声也都没有,一路走的很是悠闲,毕竟有童庆陪同,我们也不担心会遭到毒物攻击。

只有,二春哥总是露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植物,总是会揪下来一两个叶子,放在怀里。

我问他,这是干嘛!二春哥说这一次来这里,以后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来了,所以他想留个纪念。

童庆也只是笑了笑,拍着胸脯打包票,说以后想来这里玩,只管来找他。

二春哥目光闪动几下,没有说话,继续摘他的叶子。而我,看向童庆,有些歉意,只能说,我这调皮惯了,我们可以不理他。

童庆摆摆手,一副了然得模样,说第一次来这里好奇是难免的。又问二春哥是不是接触过毒药。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就反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惑?

童庆说他发现二春哥摘的那些植物,都是无毒的,有毒的他一个也没摘!

一听这话,我怎么觉得有些古怪。既然童庆知道这其中有的植物有毒,为什么不去阻止二春哥呢?反而还让他去摘。这样的做法,与他一直以来表现的友好形象差距有点儿远。

一时间,我也敲不定,或许是我多想了,但是人不得不提起戒备,尤其身在异乡。

我狐疑的看着童庆,半晌后摇摇头说,我们老家根本没有毒物,也接触不到。

听到我这么说,童庆仿佛松了一口气,对我也越发客气起来。还说天色快要晚了,不如就去他家里住一晚,明天再走也不迟。

我本想拒绝,但又担心童庆多想,便只好答应下来。

我们来到童庆家里,这里很简单,只是用几块木头,搭成了几间木质的小屋。我环顾一周,发现这木屋虽然不大,但是墙上却密密麻麻的挂着各种东西。

尤其,是我无意中瞥见,在童庆的房间里,居然垂直吊着一个巨大的蜘蛛网,那蛛丝晶莹透亮,在灯光下闪烁着水晶一样的光泽。

而那蛛丝上方,居然......攀爬着一只黑蜘蛛!

我心里倒吸一口凉气,我认识那黑蜘蛛,那居然是......黑寡妇!

我心里凉了半截,童庆说他不懂毒物,但他房间里却养着一只黑寡妇,而且这黑寡妇与我在酒店里遇到的那只一模一样。

童庆说他不懂毒物,可他为何还要养这些毒物?

哼!这个骗子!

晚饭的时候,桌子上的菜肴多以鱼类为主,但我此时无心多吃。只好敷衍几口,就说一天太过劳累,想要早点休息。

童庆也没坚持,给我们安排了房间,就独自出门了,说是要去江边照顾小船,以免浪大给掀翻了。

我回到房里,就问二春哥,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什么不一样。

二春哥说,你现在才知道啊,我早就看出来了。

当时,在船上,童庆说他不懂毒,可他却在深山里居住,也能明白,这是骗人的话,这万毒林一步一毒物,如果不懂毒,他早就挂了。

听二春的话,我忍不住埋怨了两句,说,既然你都知道,为啥还跟着进来,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二春哥轻笑一声,说,那可未必,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树叶子,说,“你看,有它们在,我还怕他不成?”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