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寻尸怪谈

更新时间:2019-10-29 11:57:58

寻尸怪谈 已完结

寻尸怪谈

来源:暴风看书 作者:娘子 分类:灵异 主角:江长生二叔

主角是江长生二叔的小说是《寻尸怪谈》,它的作者是娘子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鬼怪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二十年前,父亲离奇死亡,人头被切下摆在了家门口,吓疯了母亲。 二十三年后,我追查起了父亲的死,追查的过程中,一场场始料未及的诡异事件接踵而至,千尸秘葬,阴女孕魂,双尸缠棺……我是一名寻尸人,给你讲述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寻尸怪谈 第008章 二叔归来 免费试读

之前,村中人不与我家走动,我已习以为常,可遇到丧事我才觉出格外的凄凉,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委屈,想我爷爷一生劳苦,与人为善,临走却冷冷清清,无一人相送。

我跪在爷爷的棺前,脑海中来来都是爷爷生前的样子,巴巴的小老头,微驼着背,很沉默,似乎从来没有笑过,每天家里家外总是有忙不完的活儿,一辈子唯一的喜好就是抽几袋旱烟…爷爷一辈子苦,苦的不止是他半世操劳,更是心里头的苦,奶奶早逝,孙子接二连三的死去,大儿子死的不明不白,二儿子走的无影无踪,这一桩桩一件件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一边想一边哭,就这么在爷爷的灵前哭了三天,这三天内无一人前来,包括毒老头,毒老头拿着我们家那个盒子不见了。

三天后的上午,该是爷爷入土为安的时候了,无人跟我抬棺,无人前来送葬,我便想着自个儿拉个平车,将爷爷拉到山上去葬了。

就在我打算将棺材抬上车拉走的时候,我家大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循声望去,一个年约五十岁左右的半大老头儿,一步跨进了门内,环视了一圈后,直奔向爷爷的棺材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放声悲哭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人给我整懵了,这是谁呀?我们村子里林林总总就那么些人,都是熟面孔,这个人我却从来没见过,好像不是我们村子里的。

我盯着那个人打量着,他穿着一身宽袍大袖的布衣,有点像清晨在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头穿的衣裳,很脏,有些地方还破了洞,头发乱蓬蓬的,像个鸡窝,估计得有半年没剪了,胡子拉渣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布包,一身风尘朴朴的样子,像是刚从很远的地方赶来。

我看着那人痛哭流涕的像死了亲爹的样子,心说这是啥情况呀?难道他是爷爷的远方的亲戚?

可也不对呀,一来,我从不知道爷爷还有什么亲戚。二来,爷爷死了的除了我们村子里的人,也没别人知道呀,难不成是来蹭丧宴的?

早些年的时候,有许多讨饭的叫花子,行走的过程中,遇到谁家有个婚丧嫁娶的事儿就上前凑合,如遇婚娶,就说些吉利话儿,如遇丧葬,就去棺前哭几声,为的是蹭顿好饭吃,而遇到这种人的人家,也多不会去赶他们,都是以礼相待,难道这老头儿是个讨饭的,看我家门前挂着“碎头纸”就跑来哭了?

看这人邋里邋遢那样,倒确实有几分像叫花子,不过他哭的实在太真情实意了一些,又像与我爷爷有着莫逆的关系。

我猜不出他的身份,就陪着他哭,他给爷爷磕头,我就恭敬的给他磕头还礼,这不仅是传统的规矩,还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前来给爷爷吊丧的人,我从心底感激他。

这人一哭就是半拉小时,之后,他拿袖子抹了一把泪儿,回头看了一眼停在院子里的平车,站起身来道:“走吧,咱先把爷葬了,别误了时辰。”

“你~你是谁?”听他说要与我一起葬爷爷,我感动之余,终于忍不住出口问他。

还不待那邋遢老头回答,门外忽然又进来一个人,是几天不见的毒老头,他进门看着邋遢老头道:“怀礼回来了。”

怀礼!

毒老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看着邋遢老头,心说,怀礼不是我二叔的名字吗?难道这邋遢老头是我二叔!离家二十年的二叔在爷爷死后回来了!

邋遢老头真的是我的二叔,他看着毒老头,轻轻点了点头说,“我回来了,叔,谢谢你我。”

二叔的话不仅证实了他的身份,还带有其它的信息,他谢谢毒老头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二叔能赶在爷爷下葬之前回来,是因为接到了毒老头的?毒老头是如何我二叔的?他又怎么知道我二叔在哪里?

这么些年来,我以为二叔死在了外面了,或者如村中人所说,他害死了我爹跟那些孩子,心里头虚的慌,无颜再踏入村中半步。

却不想,二叔回来了,他没死,他也敢回来,还是毒老头他回来的,这说明他可以自由归家,他在何处也不是不为人知的,那他为什么一走就是二十年,二十年不回家看爷爷一眼!现在爷爷死了,他回来磕再多的头,哭的再悲痛欲绝又有什么用!

是二叔拉着爷爷的棺材上的山,山路崎岖不平,前两天又刚下了一场大雨,更是泥泞难行,许多地方,一脚下去就成了泥腿子,车轱辘陷进去半天拉不出来,二叔拉的很卖力,车绳搭过肩膀,弓着背,挽起裤子**在外的小腿因使力而绷起一条一条的青筋。

毒老头在后面帮忙推着,遇到难走的地儿,龇牙咧嘴的喊我帮忙,我不干,跟在他们身后,一路抛洒着纸钱。

对于二叔,我心里是存了怨的,先不说我怀疑他是杀我爹的凶手之事,单为人子者,二十年不归家看望老父这一点,我就觉得不可饶恕,不愿帮他,也觉得他拉爷爷上山是应该的。

二叔跟毒老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爷爷拉上山葬了。

回家后已经是下午,二叔没有走的意思,自顾收拾起了爷爷那屋子,看样子似乎要住下,这让我对其更是不满,爷爷在的时候他不见个影儿,爷爷走了他却有脸回来住。

我跟在二叔的身后,看他时而默默收拾,时而捧着爷爷的某一样东西呆呆,似在缅怀。

我冷眼看着他,等待着,等他给我一个解释,关于二十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的解释,就我了解,那一系列事件中,知道内情最多的人就是二叔了。

然而,二叔却始终一言不发,似乎还沉浸在爷爷离开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我心里琢磨着,他不说,我只能开口问他了,问他我四个和父亲的死跟他有没有关系?问他我的命是不是他用村子里四个孩子的命换的?问他这些年去了哪里?分明能回家,却为什么不回家…

就在我打算将一肚子的疑问问出口时,突然就听“咣当”一声,我家大门开了!

我隔着窗户往外看去,就见一个人影冲了出去。

“站住!”

即将问出的问题哽在喉头,硬生生又咽了回去,张口喊一声“站住”我一溜烟跑出屋子,冲着那人影追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