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更新时间:2019-10-28 18:29:42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连载中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风雨各一程 分类:武侠 主角:易天甄若兰

主角是易天甄若兰的书名叫《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是作者风雨各一程写的一本武侠情缘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北宋末年,杨家将西征西夏全军覆没,仅有浑天侯穆桂英孙媳等三人逃脱并生下一双遗腹子取名易天、字山河,易地,字江山,两人在生母及其侍女分别带领下遁入江湖,成长为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角色。在对外战争对内倾扎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第一章 一语成谶 免费试读

有自号塞北牧翁者有西江月一首,算是我们的开场:

忠孝换身黄袍,信义值一杯酒,斧声烛影一命休,天网恢恢不漏。

攘外必先安内,词工梦好,开门揖盗靖康策,到底阶下成囚。

先不说这首歪词才情以及平仄对仗,单就这区区一首小令竟能将赵宋一代之人情世故刻画得入骨三分这一点就不能不让人佩服的别出心裁。其中既有对赵匡胤陈桥兵变从人家柴氏孤儿寡母手中夺得政权到杯酒释兵权、再到在斧声烛影被其弟赵光义送上了西天的嬉笑怒骂,又有对皇帝赵佶的声色犬马并最终导致靖康之耻等重重变故的愤愤于表,更有对赵宋一代最臭名昭著的攘外必先安内、尊文抑武、夜郎自大而又偏偏甘心做儿皇帝的国策之口诛笔伐。言语虽嫌刻薄并竭尽讥讽挖苦,但也基本符合有宋一代衣冠倒置、君昏臣奸、宵小处上、大贤处下的混乱局面。

由于上梁不正、下梁自然也就歪歪扭扭,有宋一代奸臣多、昏君多、忠良之士多难以善终也就见怪不怪、无独有偶了。这其中既包括北宋杨家将惨淡收场、更有南宋穆以莫须有含冤早退,直至最后被女真人一举攻破东京汴梁、两个皇帝一起成为阶下之囚,不仅创造了中国历史上汉人政权的奇耻大辱,也令后世诸家莫不扼腕长叹、拍案而起。个中得失自有史家褒贬,我们仅攫取其中一小段故事博诸君哈哈一笑。

第一章一语成懺

话说自公元960年后周大将赵匡胤趁着主幼力弱抢了人家柴氏、之后又被自己的弟弟赵光义在斧声烛影中夺了性命,接着赵光义子孙三传两传、跌跌撞撞终于到了宋哲宗元佑年间,在古渭州通往后来山西的官道上人们突然发现三人三骑在前面玩命地飞奔,哪架势显然是在逃命。

在她们身后一箭多地至少有数十名军士、外加几名江湖人士却在紧追不舍,典型的一幅千里追踪、猎犬追逐猎物的戏剧场面。看那数十名军士虽然不会武功但一个个也算强悍干练、训练有素,显然是久居军旅之士;而那几个江湖人士则打扮的古怪异常、甚至让人忍俊不禁,虽在马上也难掩他们身居不俗的武功内力。

前面在玩命逃跑的是三个女人:一个应该是个大家**、年纪二十来岁;紧随其后的是一个年纪小一些、看打扮和穿戴应该是这位**的丫鬟或侍女什么的。至于跑在最后、承担殿后角色的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三女虽然均面呈焦瘁之色,但也不乏英武之气。

面对此情此景,大家自然会想到这或许是某大户人家的家眷或夫人遇到了土匪打劫、又或者是被仇人追杀等等,毕竟这种状况在有宋一代是如此司空见惯、累见不鲜不是。尤其是此地处于北宋和西夏国交战前线、是双方不断拉锯地区,自然谈不上任何有效的,出现这种状况就更见怪不怪了。

强悍如此、而且肯定不是泛泛之辈的三个女人尚如此狼狈不堪,一般平民百姓恐怕更只能为人鱼肉、听天由命了。要知道,甚至在几千年后这块土地上的那些饱受摧残的民众之生存权和生命权都还成问题,更可况是现在?更何况是在战乱之中?不都说存在即是合理、司空也就见惯了嘛!久而久之大家也自然变得越来越冷漠。治人者心安理得、为所欲为;治于人者则只能逆来顺受、无动于衷。

说着说着有点跑题了。过路诸君千万不要误会,因为这次大家确实有点看走眼了、至少有主观臆断之嫌。因为追赶者既非土匪强盗、也非一般仇家,而逃命者也非一般大户、更非富商大贾、过路行人。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不是来自正在交战中的宋、夏双方。恰恰相反,他们竟然都来自正在与西夏交战的大宋军营。

“兄弟们,再加一把劲!追上那三个娘们、斩草除根、一劳永逸,童大人一定会大大有赏!”一个军官摸样的家伙在为自己的部下鼓劲。

“我说折将军!俺们兄弟可不是为了加官进爵才趟这趟浑水的。抓到她们后俺们兄弟也没有别的要求,除了把童大人答应给俺们的赏金发给俺们外,最好把那两个年轻的娘们先交先交给咱们兄弟泡制一番再杀不迟!”

那几个江湖人士中一个打扮的古里古怪、又矮又胖的家伙一边催马向前一边大声地嚷嚷着。这几个家伙显然不是当地人,语气中怎么听都有一股煎饼卷大葱的味道。

“殷五尺你就别做白日梦了!这几个人可都是童大人特意嘱咐的要犯,必须立即诛杀、斩草除根!一旦让她们逃脱,坏了童大人的大事谁都吃不了兜着走!你殷五尺也不差这两个娘们,还是别没事找事、徒惹事端!难道你忘了啥叫夜长梦多?”那个被称为折将军的自是一口拒绝,满脸不屑之色。

“老折你何又必假装正经?再说她们反正马上也要去见了,就这么白白地杀了岂不浪费?让我古里古怪先享受受一番又何尝不可?这才叫物尽其用、不浪费大好资源不是!”那个被称为殷五尺的家伙还在不厌其烦、死乞白赖地嚷嚷着。

“折将军你这就是为难我们五弟了!要知道我五弟号称古里古怪人**可不是白叫的!只要遇见女人就会**之极。又岂能放过这样近水楼台的机会!”那几个江湖人士一个高瘦高瘦的家伙一面笑着一面打趣道。

“四哥别开小弟的玩笑了!俺这个外号可只有咱们兄弟知道,哪能在外人面前宣扬?虽然小弟根本不在乎。何况你四哥怪里怪气的名声又好得了多少?”又是那个第一次说话的家伙在嘟囔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我原来一直认为殷五侠仅因为身材不过五尺才有殷五尺这一称号的,难不成还有另外一个叫人**的绰号?看来是本军门少见多怪了。”那个被称为折将军的也在打趣。真不知道他是真在道歉还是在冷嘲热讽。

“折将军有所不知!在我五弟的家乡话中,这人字和殷字读起来是没有区别,加上他古里古怪的个性和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特点,久而久之这殷五尺也就变**了。好歹咱兄弟不在乎这些,甚至坚持认为这种称号和举止更能弘扬咱齐鲁七怪的威名不是!”那个被称为四哥的在不停地解释着什么。也不知道是在讨好那个被称为折将军的军官还是在没话找话、洋洋自得。

“我说老折呀!既然你知道了咱兄弟的外号和嗜好,你就大方一次,索性答应抓到那三个娘们后先让我享用一番再还给你处理得了。不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古里古怪殷五尺仍在喋喋不休。

“怎么叫外号是你们的事,但这一次你们可别想得逞!有一句话叫士可杀而不可辱知道吗?前面三位虽属女流之辈,但再怎么说也是忠义之后、其中更有我朝英雄。虽然军令不可违、必须诛杀,但本将军绝不会允许你们胡闹和侮辱她们!这可是我的底线。”姓折的将军看来也许是良心未泯、也许是在沽名钓誉,又或者是在与这些貌合神离、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家伙讨价还价。

或许是感到胜券在握、又或许是在享受着猫戏老鼠的感觉,这帮家伙在紧张地追赶中竟然还在相互打趣、半真半假地在嬉笑着。

“五弟不要瞎开玩笑了!一切听折将军的,先抓住她们再说不迟。否则坏了童大人的大事看我不好好地收拾你!”那几个武林人士中一个细高挑、长得像雷公一样家伙也说话了。看来他应该是在这几个武林人士中的老大。他这一出口不仅那个叫殷五尺的马上住口了,连那位被称为折将军的也连连称是。

“我说少奶奶,咱们就这么被动地逃跑可不是回事。这帮家伙简直阴魂不散,都这样不离不弃地追了咱们三天三夜了还不肯罢休,看来是志在必得。如果不采取点措施根本就无法摆脱他们。”前面逃跑的三个女人中那个年纪较大的女张口说话了。

“姑奶奶说的不错!可你看我们就三个女人,再加上我这身体又不争气,如果仅仅是那几十个军卒也就罢了,偏偏童贯这厮老谋深算、竟然把齐鲁八怪也派来追捕我们。我们三个根本双拳难敌四手不说,就是这样跑下去不被他们杀死也得被累死。实在不行我们就不跑了,大不了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奔跑中那个**一样的女开口回话。她说的倒是实情,不然她们三个又何必如丧家之犬、狼狈逃命。只是三个人看来都明白了,跑来跑去恐怕也难以逃脱,所以语气中才有那样的绝望和无助,尽管不乏倔强和坚毅。

“我说姑奶奶和少奶奶!以九儿看反正我们也逃不了,不如干脆以逸待劳、就在这里等他们上来,就听少奶奶的跟他们鱼死网破,也省的让他们这样追得这样狼狈不堪!”这次是自称九儿的丫鬟也不甘寂寞道。

“九儿千万不要胡说!少奶奶更不敢轻言放弃!你可怀着少将军唯一的骨肉,更是咱天波府仅剩的血脉。少将军及浑天侯诸位姐妹的不白之冤还要靠他昭雪呢!记住,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九儿更要誓死保护他们!”年纪大一些女人好像突然有了主意、又好像交待后事般地说出了这一番话。

“姑奶奶说的不错!可你看现在这局势我们也得逃脱得了才是!再说我这肚子也不争气,开始一阵阵疼的厉害。难道这小家伙也跟着捣乱、要提前出来了?就怕-----”年轻**欲言又止。

“都说苍天有眼,要我看是瞎了眼才对!想我们杨家几代忠良、更为赵宋皇朝浴血疆场,奋不顾身,难道今天真要这样全部不得善终?这也太让人心寒了!”叫九儿的丫鬟能有多少城府,如此内外交困、走投无路之际自然连老天都诅咒上了。

“孙少夫人放心!九儿姑娘也不要怨天尤人!姑奶奶我深受主人大恩自然会拼死以报!等一会到了前面山脚拐弯之处,你们两个就弃马离开大路转向山区,我则带着马匹继续沿着官道前行引开他们。等摆脱他们后我们再到雁门关下预定的地点相会!”年纪大的女人看来心意已决,开始排兵布阵、安排一切。

“姑奶奶说哪里的话?我们主仆三人可是整个家族仅有的者,死也要死在一起!现在分开让姑奶奶一人独自承担危险,作为晚辈我们又于心何忍?”**显然知道老年女人的想法,自然一口拒绝。

“孙少夫人这个时候可不敢任性、更不能任性!现在保存少将军的骨血、不让人斩草除根才是重中之重。当今之际如果后面追兵仅仅是折可适这样的军旅之士,虽然残暴和对于军令执行不会打折扣,但毕竟相对简单、我们也未必没有机会。真正可怕的是那几个被称为齐鲁八怪、为江湖不耻的武林败类。他们不仅凶狠成性、阴险狡诈和不择手段,每个人更是一顶一的武功好手。既有颇富心机和无所不用其极的老大妖魔鬼怪傅希元,更有善于追踪、无恶不作被人称为人**的殷五尺。想摆脱他们谈何容易!当然两位也不必灰心,姑奶奶这把铁棍击杀过多少番兵敌将、身后的那几个喽罗想要我的命也没那么容易!你俩只管放心地走,等收拾了他们我就去找你们!九儿记住要好好照顾孙少奶奶!”

年纪大的女人一幅不容置疑态度说完这些话后就不再言语了,看来剩下的两个肯定是被她说服了。也是,这种情况下人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是!

看到两个同伴躲进了山间的灌木,年长的女人立即转身带着那两匹空马继续向前奔跑。她的目的显然要想把追兵尽量向远处引。只是不知何故,在沿着官道继续跑了半个时辰后女人却突然采取了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行动。只见她先是在那两匹空**上各猛击一棍让他们绝尘而去,自己则出人意料地调转马头站在了官道的中央。那样子显然是在以逸待劳。

不能不承认这年长的女人为了主人的安全确实动了一番心思。先是带着追兵又跑了几十里路、离开和那两位年轻女人分手的地方已经很远了,接着又把两匹空马放走以便造成她们三人在此地分手、两个年轻人继续朝前面跑了的假象,而她自己现在留下来自然是要打掩护的、换句话说她是要用自己的生命报效主人了。因为她自己非常清楚,后面的追兵是不会善甘罢休的,任由他们这样追下去自己三人早晚会被撵上。重要的是自己对付他们确实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加上她们两个也不行。

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在这里尽量拖延时间,哪怕最后战死在这里。但愿对方不会想到两个年轻的女人早就下马奔山里去了!但愿天佑好人、能让自己主人逃过这一劫。女人一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面暗暗地祷告着。

“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们不是挺有能耐吗?跑来跑去还不是最后给老子停下来了!咦!怎么回事?那两个年轻的娘们哪里去了?就剩下你一个老娘们还有什么意思?”

又是那个老是出言无状的锉胖子殷五尺不着边际地率先开口。

“我说折将军!再怎么说你也是将门之后,行事更应该光明磊落!怎么竟然和一个阉人勾结在一起、干起了这陷害忠良的事情来了!难道你不知道浑天侯祖孙及其数百亲兵就是因为童贯奸贼与西夏人勾结才陷入埋伏、全军覆没?现在他们又想把杨家剩下的唯一血脉抓住并斩草除根,折将军难道真要这样助纣为孽?全不管他们是如何丧尽天良?”

年长的女人知道与这些江湖败类根本就讲不通道理,而且也可能根本就不屑搭理他们,所以根本就不与那几个江湖人士搭话,而是直接把矛头对准了那位领兵的军官。也是,既然打定主意要拖延时间,自然只能和对面被称为折将军的动起口来。

“杨将军此言差矣!常言道军令如山,在下既然奉了童副监军的军令,心甘情愿也好、勉为其难也罢,总要将你们缉拿归案,如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在下也知道跟在你们后面跑来跑去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自然比不得跃马横枪、上阵杀敌来的痛快。只不过其中是非曲直可不是在下该管的事,至于杨将军口中的什么勾结、陷害等等,恕折某毫不知情!要我说杨将军也不必多费口舌,既然你言之凿凿,不如干脆随我回去,大家一起到章统大帅那里理论一番,是非曲直相信最终还是能够辨明的。实在不行还可以回汴梁面圣不是?像你们这样不辞而别总不是回事吧!请杨将军还是把她们两个也叫出来,跟我们一起回去最好!”

既然被人家尊为光明磊落了,这位姓折的将军也决定先礼后兵。反正自己一方本来就胜券在握,能不动手自然是不动手最好。

“折将军这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童的用意就是斩草除根!如果老身真跟你回去了,别说我们根本就回不了汴梁、连见到了章统帅的可能都没有。到时候哪可真是由着他们无中生有、欲加之罪了!折将军口口声声说是奉令而行,诸不知这就是助纣为孽、就是为虎作伥?老身倒是希望折将军能念在大家都曾经为大宋王朝浴血沙场的份上、念在杨家一门忠烈、至今几乎被灭门的份上放我们一马,也算为自己积些阴德可好?”

被称为杨将军的年长的女人显然还不死心,再次努力进行说服工作。也许她明知道这是对牛弹琴,只不过为了拖延时间才不情愿地放下身段、徒劳无益地在这里废话一番就是了。

“杨将军这就是为难我折可适了!老实说我对杨将军是非常尊重的、更实在不想与杨将军动手,但军令我也不敢违背。还是那句话,将军跟我回去,大不了我折可适陪着你们到章大统帅那里辨明是非还不行?”自称折可适的也不是,好说歹说还是不改初衷。

“折将军与这个老女人废什么话?难道将军看不出这个老女人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以便让那两个年轻娘们逃得更远些罢了。要我说我们不如赶快将她拿下、继续追击才是!”这次是那个瘦高个、雷公脸的家伙不耐烦地开始插嘴了。

“傅大侠不得无礼!杨将军再怎么说也曾是我大宋朝的英雄,我们应该给她以最起码的尊重。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的好!”自称为折可适的显然想继续唱红脸。一面阻止那位被称为傅大侠的人继续出言不逊,一面继续向年长的女人进行攻心之举。

“真不知道是哪对奸夫**的裤腰没系结实生出来你一个跳梁小丑也敢在这里丢人现眼!老身与折将军对话,你一个只知卖身求荣、勾结外敌的江湖败类和妖魔鬼怪也配出来说话?信不信老娘我一发威一棍子闷死你?”年长的女人终于也不耐烦了,转身面对那几个江湖人士开始大声指责、甚至爆起了粗口。

“算你个老娘们有见识!不错,老子几个就是妖魔鬼怪又咋的?不怕告诉你,我们就是大名顶顶的齐鲁八怪。老子就是他们的头--------妖魔鬼怪傅希元。你老太婆如果知道老子的厉害就赶快下马受擒,也省得老子动手。至于说到什么求荣、江湖败类这些话谁都能说就你们杨家说不起。说到老根们的什么老令公杨继业最初的老东家姓刘的折什么人?他们可是与割让燕云十六州的石敬瑭都是沙陀人,是胡人建立在中土的政权。你们助纣为虐就不算勾结外敌、求荣?”

你还别说,这个瘦高个、雷公脸的家伙也不是善茬,不禁脸皮够厚、毫不含糊地报出了自己并不光彩的名号也还罢了,而且一幅引经据典、振振有辞地反唇相讥,虽有强词夺理和狡辩之嫌,到也不算完全意义上的空穴来风。至少暂时让被称为杨将军的年长的女人有点语塞。

“奸贼可真是**至极,真不愧你这妖魔鬼怪的名号!不过,就算你们再巧舌如簧也掩盖不了勾结外敌、出卖的真相。你们先是与西夏人勾结出卖浑天侯和我家少将军一行的行动路线和行军时间,继而故意拖延派出援兵致使他们全军覆没,现在为了掩盖真相竟还想将少将军留下的唯一血脉斩尽杀绝。用心何其毒也!如此求荣的**行径干起来都会脸不变色、心不跳,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猪狗不如!”

被尊为杨将军的女人看来实在是忍不住了,又或者是因为对方竟然连她一直尊为天神的老令公杨继业都敢恶毒攻击,终于勃然大怒、破口大骂起来。

“你这老娘们简直是胡说八道!谁与西夏人勾结了?谁又见死不救了?你可别在这里血口喷人!不错,我们是不主张轻易对外用兵,但那是因为我们认为我方还没准备好、根本没有胜算。何况战端一开,自然是兵连祸结、生灵涂炭。如果能用和平手段、尤其是金钱解决问题,何必要轻言开战?韬光养晦懂吗?和平崛起懂吗?难道这就意味着我们是、是贼?同样,一旦圣上真决定开战我们也自会坚决执行,不打任何折扣。你们再强势也总不能把正常的战略分歧说成是投敌吧?何况所有证据都表明童大人作为付监军一直是秉承圣上的旨意、尽心尽力的。你们自己不小心误中埋伏、损兵折将跟童大人又有何干?再说吃了败仗本就该承担、何去何从自有军规国法处置。谁都别想逃避!至于你们这几个呆在军营里的残渣余孽,如果不是心虚何必要私自潜逃?本将军奉童大人的军令要把逃兵捉拿回去又有何不妥?”

姓折的将军看到对方言谈语止间越来越不客气,语气也变得有了敌意。口中的杨将军也变成了老娘们,至于他们自己的行动也成了捉拿逃兵了。也不知他是真的被那个被称为杨将军的女人哪一句话激怒了,又或者害怕同行的军士、特别是齐鲁八怪会在童贯面前告密的缘故,突然一反常态开始对女人疾言厉色。

“姓折的你也不用在这里信口开河、欲盖弥彰!你以为童贯他们设计得巧妙和天衣无缝吗?你们先是以了解军情为由探知浑天侯和我家少将军的侦察路线,接着悄悄地派人西夏人让他们提前设伏、给我们来了个一网打尽。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好上天可怜我们杨家,我家少夫人因有孕在身留在大营、没有随军行动,而老身本因为有另外一件急事受浑天侯指令中途返回要童贯那厮这才无意中听到那厮与西夏人勾结的阴谋。只可惜时间太晚来不及给少将军他们报讯,老身只有仓皇把少夫人带出你们的魔爪。不然你们斩草除根的恶毒计策说不定真就会实现了!”

估计是实在无法再拖延做下去了,年长的女人终于不再打哈哈,直接道破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

“算你个烧火的娘们伶牙俐齿!既然你一切都知道了也就留不得你了!不过你放心!等到你被杀后你也会像浑天侯和姓杨的小子一样变成为与西夏人作战中殉职的英雄。至于那两个跑掉的女人我们也一定会找到、更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童大人已经命令,绝不允许她们再留下任何种子、更不允许她们有任何春风吹又生的可能。原因非常简单,谁让你们总认为自己不可一世、到处征战,好像只有你们杨家人会打仗似的。在下不妨明确地告诉你,张丞相力荐童大人为付监军就是为了这一天,其中除了不满你们的所作所为外就是想恢复高老太后的治国方略,不想对外用兵。偏偏你们一个早就过了知天命年龄的老女人、带着十几个老寡妇和老姑娘外加一个嘴上还没有长毛的小儿非要带兵出征。亏你们想的出?难道大宋就没有真男人了?难道你们家的寡妇还不够多吗?你们也不想想,拿点小钱就能摆平的事干嘛要兴师动众、兵连祸结?不是受你们这些人攒弄和蒙蔽,圣上又如何会决心对外用兵?既然没有办法更改圣命,就只能灭了你们、给他来个否底抽薪!出现这一切啥都不能怪,怪就怪你们太不自量力、也太不把童大人这个年轻的付监军当回事了!结果怎么样?现在后悔已晚!天下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既然双方已经完全撕破脸了,姓折的也终于毫不掩饰来了个竹筒倒豆子、逞逞一时之快。反正在他看来,面前这个女人马上就要去见了,自然也就不怕走漏什么。

“姓折的今天能不打自招也算你光明磊落!不过如此求荣、陷害忠良的混账话、**事你都能说得出口、做得出来,也可算前无古人了。你们如此胆大妄为、处心积虑和助纣为虐,难道就真相信姓童的阉人能够一手遮天?就不怕有朝一日真相大白、受到惩罚?就不怕背负千古骂名、遭到天谴?”

年长的女人看来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只能拿出天谴、良心这些苍白无力的手段作为武器了。

“这就不用你这个烧火的娘们操心了!不错,如果单是童大人的手当然没有你说的哪么大,更不会一手遮天,但有一种因素却能使童大人的手具备极端的放大效应,而且说不定还真能遮得过天来。说出来不怕吓死你-------这就是圣上的信任和恩宠。不是有当今皇帝的授权你认为一切会如此顺利?又会如此干净利索?亏你们一帮愚不可及的寡妇和小儿还妄想得到圣上公断呢!你们就死了这份心吧!折将军今天所以敢向你和盘托出那是因为我敢保证你今天以后再也不会开口说话,这件事情也就根本不会再有外人知道。最多等你到了地下告诉你的那些愚不可及的主人罢了!至于说到天谴、骂名什么的就更不用担心了!咱齐鲁八怪从来就不关心这些虚头八脑的灵魂、命运之类的东西,对名声更是嗤之以鼻。咱们行事从来奉行随心所欲、只图今朝有酒今朝醉。你也就别痴心妄想靠这些东西来打动咱爷们,老老实实地受死去吧!至于那个大肚婆和小丫鬟你尽可放心,凭我们齐鲁八怪追踪的本事,即使她们跑到天边我们也会把他们捉拿归案!斩草除根这事我们可是最拿手的!”

这次是号称妖魔鬼怪的傅希元在插话。这老这小子看来是想在心理上彻底击败年长的女人,自然言语刻薄、恶毒至极。

“**鼠辈也太能自吹大气!难道你们真认为今天能将姑奶奶我灭口?看来老身今天要大开杀戒、为我家死去的主人报仇了!”

年长的女人看到与这些人再不可理喻所以也不再多说,话音未落手中铁杖一记横扫千军就攻了过来。显然意在阻挡对方分兵追击,再说这也是她等在这里的目的不是嘛。只要尽可能杀他们几个、尽量拖延时间让那两个女人尽可能远离此地就算达到目的了。她当然明白,靠她一个人想杀尽这些小人是不可能的,尤其那八个武林人士论武功每一个与自己都不相上下,何况还有折可适这个厉害的角色。好歹从这个姓折的嘴里终于知道了这一切阴谋的来龙去脉,也算是个不小的收获。只可惜没办法将这些自己人、更别说直接与当今圣上理论了。

年长的女人突然有一种出身未捷身先死的感觉,但这一想法只是一闪念就由不得她再细想了。因为真正的厮杀已经开始。

“你一个烧火丫头虽然被人家认作了孙女但毕竟不是他们杨家的嫡系,犯得着为他们卖命吗?不如放下武器、告诉我们那两个年轻的女人哪里去了,或者干脆帮我们抓住他们,我禀告童大人一定放你一条生路!要知道童大人是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更不会允许把这里的一切传到外面。”

看到女人攻势凌厉,姓折的将军长枪一记拨乱反正一挡一翻,硬是将女人的那记横扫千军半路截住并向下按去,嘴上不还不住地进行着劝说。

年长的女人毕竟久经沙场、武功卓绝,看到自己第一招攻势受阻,铁棒一收一带、突然抡成了圆圈一记泰山压顶劈头向姓折的将军砸来。

对面的折可适更不含糊,一记霸王举鼎抵住年长的女人的铁棒。两人你来我往,战到了一起。

不用说这番争斗自然有点石破天惊的味道。年长的女人意在迅速取胜以便腾出手来对付其他人等自然是招招拼命、一味强攻猛打。姓折的军官则仗着自己一方人多势众、显然有意与她比耐性,又或者本来双方功夫有所差距,所以一上来竟然是守多攻少、尽处下风。女人胜在棍法精妙、气势逼人,而姓折的则胜在年轻力壮、后劲十足。几十个回合下来年长的女人虽然占尽优势,但也无法彻底击倒对方。此番争斗可真是有点难解难分了。

两人双马在这条不是十分宽敞的官道来我往、不已,不单是那些后面的军卒一时找不到空隙插手、又或者没得到自己首领的命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连那几个本来还嚷着要去追赶逃跑的两个女人的武林人士也因为不想放弃观看这一难得的高手对决而不愿离去。

要知道齐鲁八怪再怎么说也算是武林好手和识货的角色,能免费看一场武功比自己只高不低的对手生死对决,无论如何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对自己的水平提高也会有莫大的好处。所以他们几个竟然忘记了追人的正事,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品赏面前的争斗上了。

“这个女人我来应付!你们快去追赶另外两个人!”折可适作为一员名将头脑自然清楚,斗了半天终于腾出精力向自己的随从大声地发号施令。

“奸贼逼人太甚!想过去得先问问姑奶奶手中的铁棒答不答应!”看到其他军卒真要绕道追击,年长女人突然力道一变,压在折可适长枪上的铁棒向右一滑、又是一记横扫千军攻了出去。不过这次可不是攻向折可适,铁棒的目标是他身旁的其他几名军士。

伴随着数声鬼哭狼嚎至少有五六名军士被铁棒扫中,有的脑浆迸裂、有的受了重伤。要知道这一棒何止千钧之力,正常情况下一般军卒都无法抵挡得了、何况又是突然变招、全出意料之外。

只是年长的女人出其不意的这一攻击虽然得手,却也使与他对阵的折可适压力大减。这小子也不是白给,长枪一记蛟龙出海直向女人前胸刺去。本来稍占优势的女人立即就是一阵手忙脚乱、连续几招才又堪堪应付得住、扳成平局。好歹经过女人这出其不意的一次冒险攻击,剩下的十数名军卒显然忌惮女人的铁棒,除了大声吆喝和助威之外再没有试图朝前冲击,女人的战略目的也达到了。

“齐鲁八怪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另外两个女人!放走了疑犯,童大人面前看你们如何交代?”折可适虽然激斗中也知道在彻底击倒面前这个女人之前只靠自己剩下的军卒是无法强行闯过去的,所以开始用言语挤兑一旁观战的那几个江湖人士。

“折将军说的是!这个女人就交给你了,我们去也!”齐鲁八怪之首妖魔鬼怪傅希元突然反应过来似的,阴阳幡猛地攻向正在与折可适激斗的女人左侧,趁着女人身形一扭、躲避自己一刀的空挡,招呼了一声自己的同伴、一夹身下坐骑嗖的一声就冲了过去。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年长女人低啸一声,一杖挡开对面折可适攻来的长枪的,身形急转并将手中的铁杖旋转着用大力抛出、硬是砸向了冲过去的齐鲁八怪他们。

这一记玉石俱焚的变招确实谁也没有料到。女人显然灌注了自己的全部内力,但见那个铁棒旋转着带着呼声飞了过去,速度实在快的不可思议,也自然起到了出奇制胜出的效果。奔跑中的齐鲁八怪自然听到了背后声响,武功高一点的还来得及试图抗击和躲避,武功低一点的则只能将身体伏在马背上、打马飞奔,希望通过奔跑躲过这一劫。

“啊!”

“呀!”

伴随着一男一女两声惨叫,先是齐鲁八怪中跑在最后面的自称怪头怪脑的矬胖子张霖右腿被铁棒扫中断裂、滚倒在地像杀猪似的哭叫着,而他的那匹坐骑自然已经倒在地上吐起了白沫。与此同时失去武器的年长女人的左臂也被折可适的长枪刺中,血流如注。

坐中妖魔鬼怪傅希元与齐鲁八怪中位居第七、人称千奇百怪张文姜两人与这位怪头怪脑老八张霖关系最为密切,听到这小子的惨叫自然立即勒住奔马赶来救援。其他五怪看到自己的老大停下来了也自然翻身回来帮忙。看到自己的小跟班呲牙裂嘴的一幅痛苦相,齐鲁八怪哪还顾得追击敌人。

大家七手八脚扶住者,接骨的接骨、包扎的包扎忙得不亦乐乎。只可惜部分因为这怪头怪脑张霖太重、部分因为他们之中没有正儿八经的医生,所以骨头虽然是接上了、也没变成瘸子,但也因此留下了一个不小的后遗症。那就是这个本来因为头大脖子短被人称怪头怪脑的家伙,更因为这次原本很短的两条腿竟然变成了内八字、走起路来只能掂着走了。尤其是从背后看这一姿势简直让人忍俊不禁。不过这是后话,现在可顾不得说他。

因为对手的女人情况更糟。不单是折可适得势不饶人,长枪一挺猛冲上来。那些因为亲人被伤的齐鲁八怪也不甘落后,呼啦一声也围了上来。哪阵势显然马上就要报仇的样子,原先打算抓活口的计划也顾不得了。

“哈、哈、哈、哈!想姑奶奶我驰骋疆场数十载、今天竟然要丧生在你们几个宵小之辈之手,这老天爷也太不给我面子了!不过就凭你们也想杀我、简直是太不自量力!姑奶奶我死也不会受你们侮辱的!雪里红,给我冲!”

年长的女人显然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尤其是在自己赤手空拳又面临对方数名高手的围攻下,不仅脱身没有可能,很可能最后还的受尽他们的侮辱。只见她神色突然变得坚定异常,大笑数声后突然双腿一夹坐下宝马,呼的一声竟然从那几个军卒的头顶上飞驰而去。

只不过这次她显然不是在逃生,因为她自己非常清楚,即使没有逃出的可能性也几乎没有。那几个围攻的家伙也不含糊,看到女人要强行突围,竟然也想到了如法泡制。就在女人战马四蹄腾空而去的时候,几个人手中的长短武器、连同来得及摸出来的暗器一并向女人一人一骑抛去。好歹女人的坐骑是一批少有的神骏,好像听到背后有武器攻来似的,猛一加速竟然将那些乱七八糟的长短武器拉在了身后。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也许是早有预谋、也许是实在是被逼无奈、死意已决,奔马冲去的方向竟然是一处断崖绝壁。正当折可适和齐鲁八怪中的七怪为自己的攻击失利感到惋惜的时候,突然又一个令人惊奇的情况出现了,只见冲上那块斜坡的奔马突然一个倒立、前蹄腾空站了起来。却原来被称为杨将军的一人一马竟然冲到一道悬崖边上,不是这匹神骏英勇异常、紧急时刻一个倒立收住了脚步,女人一人一马在就掉进了万丈悬崖。饶是如此,奔马也只有后面两只蹄子有处用力,前半身一直处于悬空状态。

“天道何在?天理何存?瞎了眼了的老天爷,你怎么会如此不公?如果你真有灵,就把姑奶奶的诅咒降临到那个宠信奸佞小人的赵宋皇室身上,让他们男人世世沦为囚奴、女人世世沦为!否则,姑奶奶到了天上也不会于你善甘罢休!”

女人似乎早已忘乎所以,面对前面的万丈悬崖和滔滔河水浑然不觉似地歇斯底里着。语气中充满苍凉和悲壮,更具有无限的绝望和愤怒。即使背后的敌好像被震慑住了,竟然停下了追击的脚步、屏住气息等着年长的女人在料理自己的后事。

又是一阵长长的战马嘶鸣,那匹叫雪里红的神骏好像与主人心意相通似的突然发力向前冲去,旋即消失在滚滚的黄河激流之中,犹如飞入云中巨龙,首尾不见。一代女中豪杰就这样香消玉殒。她最后那句带有歇斯底里和充满无奈悲愤的诅咒仍然久久回响在山谷之中,让人不寒而栗。

只是不仅发出这一诅咒的女人、甚至是这些亲眼目睹这一现象的追兵也许谁都做梦也不会料到,这最后的诅咒竟然一语成懺并三十多年后得到了应验,也真正地验证了那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至理名言。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