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上帝之眼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无双邪婿

更新时间:2019-09-22 20:46:34

无双邪婿 已完结

无双邪婿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梁上君 分类:都市 主角:单铁关沈冰蝶

小说主人公是单铁关沈冰蝶的小说叫做《无双邪婿》,是作者梁上君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幼失去双亲,在老道士的指引下,来到沈家做了入赘女婿,沈家无论是丈母娘还是他的小姨子都没把这个“瞎子”放在眼里,嗯,真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双邪婿 第7章 谁是窝囊废 免费试读

第7章谁是窝囊废

单铁关没想到这个陈玉丽竟然把气撒到他头上来了,于是,他冷笑一声,道:“朋友是张阳的,钱是你们自己交的,关我什么事?”

陈玉丽一阵语塞,最后怒道:“单铁关,你别太得瑟了!张阳就算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强!”

今天请大家来吃饭,本来是为了好好碍瑟得瑟的,没想到自己的女婿先是买包被骗,现在买房也被骗,陈玉丽已经气得要炸了。

单铁关白了她一眼,淡淡道:“托人买包被骗,托人买房被骗,请问,怎么比我强?”

“这就是海龟的智商?”

话音落下,张阳只觉得满脸通红,这脸打的,啪啪的啊!

买包被骗,买房子被骗,现在还被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嘲笑,张阳气血攻心,只觉得一股股甜丝丝的热流不断从嗓子眼往上拱。

“哇!”终于,他坚持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只觉得耳鸣头眩,眼前一黑,滑落在了桌子底下。

“张阳!”陈玉丽看到此情景,焦急的跳了起来,急忙去扶张阳。

可她娇小柔弱哪有什么力气,根本就扶不起张阳,然而再坐的其他人都懵住了,只是愣愣的看着,完全忘记了起身去扶。

单铁关紧挨着张阳,急忙拉住了张阳,不禁摇了摇头,内心鄙视不已,还海归呢,还大经理呢,这点抗压能力都没有,还能成就什么大事。

“滚,你滚!”陈玉丽见单铁关扶着张阳,心中的火就窜了起来。

今天晚上若是没有这个单铁关捣乱,她肯定是星光夺目的,肯定能在娘家人面前好好嘚瑟一番,如今弄成这个样子,全是单铁关的错!

她已经全然忘记,是她非要单铁关来的。

“好,你以为我愿意扶他!”闻言,单铁关松开了手,继续拿起盘中的螃蟹吃了起来。

“扑通!”

单铁关一撒手,柔弱的陈玉丽根本担不住张阳的重量,两个人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呦,哎呦,你个杀千刀的蛋!”陈玉丽疼的破口大骂,再加上今晚接连被打击了两次,竟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在座的众人才反应过来,陈玉琴和大姨急忙将陈玉丽扶了起来,大舅和二舅将张阳扶在了椅子上。

虽然陈玉琴和陈玉丽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情都爱攀比,但是毕竟是亲姐妹,看着张阳这个样子,她也是十分难过。

转头一看,单铁关还在悠哉悠哉的唆着螃蟹腿,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厌恶的盯着单铁关,破口大骂道:“单铁关,你不但是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还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张阳已经被坑了,你还出言打击他,你说你想干什么!”

喘了一口气,陈玉琴接着骂道:“我告诉你,就算张阳脑子再秀逗,再被骗,也比你吃软饭的强,最起码人家有钱,你有什么,就一个臭皮囊而已!”

单铁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掀开面前盘中的螃蟹外壳,夹起松软的蟹肉,放在嘴里,慢慢品味起来。

气的陈玉琴牙关咬的咯吱直响!

发泄完的陈玉丽,这时候才想起,自己的女婿张阳还在中呢,急忙喊道:“快,快报,不对,打急救电话!”

众人慌乱的从包里或者兜里掏出手机。

只有单铁关夹了一口菜送入口中,不紧不慢的说道:“这点小事,还用去医院?”

“唰!”

所有人都停下了掏手机的动作,齐刷刷的盯着单铁关。

“你懂个屁!”短暂的平静后,陈玉丽首先出声,她将今晚所有的委屈全部朝着单铁关发泄了出来:“你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你除了蹭吃蹭喝,你还知道什么!”

“你就是嫉妒,嫉妒我们家张阳有本事,哦,我明白了,你不让我们打电话,就是想害死张阳,张阳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是犯!”

单铁关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头,这个陈玉丽不愧和陈玉琴是亲姐妹,这脑洞都开的一样大。

他端起身前桌子上的一杯凉茶水,站了起来,说道:“他只不过是气急攻心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一会自然就醒了,当然若是想让他提前醒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陈玉琴看着单铁关风轻云淡的样子,心中就十分厌恶,就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罢了,这个时候居然装什么世外高人,她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要是能让张阳醒过来,我就当着众人的面,把餐具给吃了!”

“哎!”单铁关微微摇了摇头,心道这群人平时都看些什么,怎么一些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

想着,单铁关将手中的茶水,一把泼在了张阳的脸上。

“单铁关,我跟你拼了!”陈玉丽以为单铁关又在羞辱张阳,疯了似得抓住了单铁关的衣领,一只手就要挠后者的脸。

“咳,咳!”就在单铁关阻止了陈玉丽后,张阳醒来过来。

陈玉丽急忙松开了单铁关,关心的拍打着张阳的后背,“女婿,怎么样了,感觉好点了吗?”

张阳缓缓的摇了摇头,忽然想起自己被骗的房子,包被骗也就算了,可是房子用的可是他全部的家当啊,不禁抱头痛哭起来:“我的房子,我的钱啊!”

“噗嗤!”二舅女儿看到一个大男人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哭,真丢人,一不小心竟然没将笑意憋住。

陈玉丽抬起头,望了望其他人,发现众人的眼中都有异色,似乎还憋着笑,然而这一切都是单铁关引起的。

她狠狠的剜了一眼单铁关,扶着痛哭的张阳走出了包间,经过楼下前台时,她稍微停了停,掏出了钱包,又想了想,将钱包重新塞入斜跨的包包里,走出了饭店。

此时包间里最尴尬的就属陈玉琴了,当着娘家人的面,她的话已经说出,此时张阳已经醒来,难道她真的要吃了餐具。

看着众人投来的目光,她黑着脸,也狠狠的剜了一眼单铁关,拿起桌上的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间。

现场如此尴尬,其他不好在待下去,纷纷起身离开,但是除了二舅女儿外,谁也每跟单铁关打招呼道别。

很快,整个包间就剩下单铁关一人了。

看着满满一桌没怎么动过的饭菜,单铁关又再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自从眼睛好了之后,他不仅仅能透视,还能看清人的面相,这样,老道士教给他的面相之学,也就有了用武之地。

刚才他看到张阳田宅宫里有恶纹,这可是大忌,出现恶纹,就说明会在不动产上有所纠纷,而他的财帛宫暗淡,这是破财的征兆。

所以他才推测张阳买房子肯定是被骗了!

吃完饭,将剩下的菜打好包,单铁关下了包间,正打算往外走。

“先生,请等一下!”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